Category Archives: 03. 新東莞人

女拳手

 
講開飲酒,我想說說《女拳手》,那些負責推銷啤酒女仔。

話說上星期二去石龍飲啤酒,在那酒廊夜總會裡有好幾十個年輕漂亮女拳手負責推銷啤酒,由於她們要從中賺到酒錢的提成,所以她們也要陪客人猜拳玩骰盅,無論是客人飲還是她們飲,目的都是要盡量讓客人買多些酒。我們坐的區域有七張檯,五個女拳手和兩個經理負責與客人玩樂喝酒。整晚所見,其中四個很年輕很漂亮身材無得頂的雙十年華女拳手在區內的酒檯很受歡迎(唔係講笑,黑麻麻的環境下看起來四個靚女都拍得住亞姐呀),麻甩佬酒客們都爭著跟她們猜拳鬥酒(當然啦,部份人醉翁之意不在酒,有人乘機攬攬抱抱),所以,這四個靚靚女拳手就整晚都很忙,不停地輪流在各張檯跟酒客鬥酒,然後拼命喝酒,過了一段時候後就去廁所扣喉,回來跟客人再死過。

我鄉下仔一個,不懂猜枚也不懂骰盅,只是在兩個經理走埋來舉杯摧酒時喝一口,也在那四個靚靚女拳手逼我差輸剪刀石頭布的時候喝半杯(杯子很細的)。我的好朋友是骰盅霸王超叻枚王,三兩下就打低靚靚拳手要她們喝酒,十次贏八次,卻不主動跟拳手鬥酒也不逼她們喝光酒杯,另外一位朋友則是贏輸各半,但他也很積極向靚女拳手挑戰呢。那兩個靚仔經理的拳術和骰盅顯然及不上我兩位朋友,喝到他們眼光光,又要經常去廁所扣喉。

另一位女拳手只是五官端正不算靚,廿零歲,比較吃虧,但有很斯文的笑容。
她似乎及不上另外四個靚女那麼受歡迎,只有我們這一檯是她坐得最長時間,還有另一檯兩個客人也像跟她比較熟絡,其他的檯都是係咁意找她猜一兩個圈就算。她在我們檯和另一檯的時候很少猜拳,只微笑著勸酒,跟客人一起看跳舞唱歌表演,淺淺的喝,其他五檯在走了兩圈後她就不再埋會,只在我們兩檯中來來回回,為我們倒酒。別以為她是賣得很少酒的一個,錯,我們這一檯三個每人都跟她一起飲得很多,她亦以一人之力抵住我們這檯三人和另一檯兩人的飲量,勁呀,飲成晚四個幾鐘,佢吞下我地檯上六至七樽的啤酒,還有另一張檯,加埋,十樽走唔甩,真犀利,無去劏過喎,亦好似無乜酒意呢。

最後,散場,四個靚靚拳手和靚仔經理最少每人去廁所三次,有人更多過五次,全都已經嘔到臉紅臉青、手軟腳軟的模樣。結算一下,我喝了五瓶多些,好朋友喝了大約五瓶,好朋友的朋友都喝了近八瓶,斯文拳手七瓶,其他十七瓶卻全都被四個靚女兩個靚仔輪流喝完就吐進廁所的馬桶裡。從旁觀者看,估計每個女拳手整個晚上從七張檯共喝下卻吐出約二十瓶,想起就悲慘,一百瓶售價不便宜的啤酒全都浪費掉,還要嘔到臉紅臉青(還未計算其他四個區域近二十個、三十個包廂裡不知多少個的女拳手)。

好朋友說:那些拳手是沒有工資的,還要每月向酒吧交保金才能做拳手陪客,她們只靠從賣酒錢中分成,客人經她們落單買酒,每瓶大約可得一元半或二元,這樣喝一晚每人就有大約一百元左右的提成,若客人玩得開心又闊綽,幾檯客人加起來的小費也會額外有兩三百元呢!不過,其實這些女仔好慘,若遇到野蠻的客人,不但被人灌飲酒,還會被人毛手毛腳,甚至打罵,到最後還可能沒有小費。

親眼所見,每檯客人都派小費給四個美女,有一檯兩個人的客只給予一張一百元讓四人平分的,也有客給每人一張五十元的、一百元的,我的好朋友也向她們各付了一張一百元的,另一個(斯文的那個)就暗地裡給她二百元作小費,我轉望另一檯客,也見是給她二百元(唔好以為生得靚和玩得癲會多賺小費呀)。

想一想,捱更抵夜,喝這麼多酒,又扣喉吐酒,很傷身,才賺這三幾百元,做拳手其實是每晚都要逼自己笑得好燦爛的悲苦職業。

總結我們的銷費連小費,這一晚好朋友花了一千九百八十元,人仔。
其實,再想想,心裡有很多不明白:喝啤酒應該是享受來的,為什麼我們要灌得其他人喝醉,要他們扣喉解酒那麼辛苦?而且,酒是我們掏腰包付帳的,為甚麼要懲罰地逼那些賣酒的人喝光我們付錢買的酒?猜枚輸了、骰盅輸了要喝酒,贏了的反而沒得喝,這是甚麼道理?

唉…..我真係好鄉下仔…..
 

瀏覽人次:872

啤酒飛揚

 
上星期二晚,與朋友在東莞石龍某大型酒吧沙龍喝啤酒。

三個大男人,加上一整晚都有不停來來回回向我們賣酒勸飲猜枚玩骰的四、五個靚靚女拳手和兩個靚仔經理湊熱鬧,四個鐘頭下來,就喝光了三打半足足四十二樽大號的青島啤,埋單計數的時候,伙計從兩個水桶中拿出幾十個空樽,在迷糊中的我也禁不住要大吃一驚:嘩,乜飲左咁多!

這是我第一次喝這麼多啤酒。印象中,無論是在澳門跟三白兄餐聚、與幾位文友去台灣旅遊、與三白兄去武漢探友,甚至與太太的工作朋友應酬吃飯、平常與朋友閒飲吹水,大樽裝的,我個人能載量記錄都只是一樽起、兩樽夠皮、三樽就詐死,至此而已,想不到,這一晚我豪飲的記錄就破了五樽大關,天呀,我一個人飲了五樽另細半的大號!

到第二天早上,我想到三件事:
第一‧飲得太多,原來,是睡不著的。
第二‧酒後難睡,原來,第二天會好頭痛的。
第三‧驀然驚醒,原來,我竟然有開始酗酒的傾向。

第一和第二個發現,是很多長期喝酒的人都知道的吧。可是我從來未試過如此豪飲過,也未試過飲得如此神志混亂,差點而就被人抬回酒店(講起就羞家,第一次學人飲酒亦係第一次飲醉,就係廿年前去湖北宜昌出差時應酬晚飯喝啤酒,一樽就暈低)。飲得啤酒太多,成晚都要飲水解喝,又因飲水太多而要成晚去廁所,邊有可能睡得好的?睡得不好,個頭就好像想裂開一樣,痛!

宿醉醒來,回思過去數月、或說是過去兩三年吧,不知何故,喝多了啤酒,常與作友們聚餐時先來兩瓶紅酒分享,然後一個人就再多喝兩三瓶細號的啤酒,今年初因書展常去澳門,與三白兄吃飯談天,兩人也會一起合飲四、五瓶甚至六瓶大號的,我通常是喝一樽半到兩樽左右啦,年中與他去武漢也是如此,相對以前只會隨意喝一兩小杯,真的是喝得多了。這絕對不是好事啊,喝得多,很傷身的。

從前不喝酒的我,看來已經習慣或喜歡上啤酒。這幾個月在東莞生活,與太太晚膳吃辣餐的時候,多數都會喝一瓶來解辣。大時大節回家與老爸兄弟姐們吃飯,總也會先來一罐或兩罐啤酒,才繼續喝湯吃飯。

我是不是開始有酗酒的傾向?
但願,我只是喜歡喝啤酒的感覺,而不是酗!

喝啤酒,談天說地,應該是一種享受!
 

瀏覽人次:815

特級鮮「炸」果汁

各位,有無興趣試下特級鮮「炸」果汁?

有鮮「炸」橙汁、鮮「炸」蘋果汁、鮮「炸」雪梨汁…..等等等….

您地無睇錯,張相係我於東莞常平一間火鍋店拍低的。

呢個餐牌我去年已經見過,直到到昨日仍然見到,究竟係大陸無「搾」呢個字?定係刻意地「簡化」呢個字?定係噱頭?

定係……真係有「炸」果汁呢?當我問個靚靚部長:炸橙汁係咪同大良炸鮮奶一樣咁做架?哈,佢竟然嬲爆爆咁走左去喎…..

係國內,有時會有很多很有趣的錯誤字,中英文都有,有機會再拍多D….

瀏覽人次: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