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象山村老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八十多歲、中過風、三高的老爸,終於離我們而去……

去年下旬開始,老爸因為四肢痲痺,不斷進進出出醫院,到聖誕節前後更退化至四肢無力,需要廿四小時的特別護理而長期住院,春節後轉住養老院。

一家人折騰了大半年,只能眼睜睜看著老人家受苦,我們心裡也很苦。

————————————

隨著老爸的離世,他獨居的公屋就要交回房署。

已經三十多年的象山村公屋,曾經是我少年時代的住所。

不過,少年時代的我,早上六時多就要出門返工廠工作,加班後還要去夜校讀書,放學回家已經是十一時多,假期時大多數亦都與工廠同事或夜校同學去看電影去旅行去露營,很多時都不會呆在家中,所以,對我來說,這個住了多年(一九七八年至一九八五年)的家只是一張床板。

——————————————————–

夜中學畢業後要結婚,就搬出去住(當年大多數的年輕人都是這樣吧),只有過節才回家,一年有那麼三、五次吧,往後的二十多年都是這樣過。

下圖,下格床是父母的,上格是細老的。

下圖,上格床是我的,下格是大佬的。

從木屋區至安置區到象山村,用了近四十年的火水爐。

———————————————–

這間公屋很快就要交回給房署,唉……

———————————–

瀏覽人次:2116

飛揚博客

Share to Google Plus

Comments are closed.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