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09. 短篇作品

失意的一夜

有一句老話說過:福無重至、禍不單行!

一個人要是倒霉起來,往往會是霉到底的!

正如我一樣,不如意的事竟然會在短短的一個月裡接踵而來!

上月,我工作的公司裡有個內部升遷的經理空缺,一向被視作大熱門的我竟然未獲總經理接見,而那個只會挑撥生事和向上司獻媚的傢伙卻得到提拔!本來,升不上這位子是沒甚麼大不了的事,但是要提升那個無賴做我的上司就令我感到很失望。

而且,那傢伙一向是與我是有爭執的,這樣我便會處於不利的情況。

想不到,除了這件不如意事之外,那個與我熱戀多年的女朋友竟然在我失意的時候投向他人的懷抱,與一個豪門的公子在法國閃電結婚去了!

雙重的打擊之下使我無心工作,也使我在胡思亂想中遇到了交通意外:

上周末,我在過馬路時沒有留心那輛風馳而來的「市虎」擦身而過,被它碰了一下摔倒在地上擦傷了腿,我便躺在醫院三天。

腿上縫了七針,醫生說沒傷到我的筋骨已經是「不幸中之大幸」!

不幸的打擊並沒有停止過……

今天我出院後上班去的時候,被那個無賴的新經理抽入了經理室,指著我的出錯處狂吼了接近三十分鐘,然後他便用了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對我說:「你另謀高就吧!」

就這樣,我便要對外宣佈我已經自動請辭,「蟬過枝頭」到別家公司去發展!

哼,誰都知道他是公報私仇!

上天也是在跟我對著幹!

我帶著極度失意的心情來到這家熟悉的酒吧。

我已好多天沒來這裡了。

酒吧的地方挺大的,除了最內近洗手間的一個角落以外,吧裡就如往常一樣的人頭湧湧……沒關係了,反正我只想靜靜的一個人喝一點酒、解解悶而已,所以我選了這個角落。

我才坐下,那個相熟的酒吧侍應Tim便酒過來招呼,臉上表情有點怪怪的。

我要了幾罐啤酒。

可,是Tim仍然沒走開,似乎有話要跟我說。

不過,他猶豫了一會便沒再說甚麼,轉身取酒而去。

其他酒客也以很奇怪的目光在看我,還不斷地在竊竊細語。

我的模樣很怕人嗎?

哼!我這刻可是毫不在乎!

幾罐啤酒下來,我的思路開始糢糊了。

但是,我心裡不愉快的感覺卻是愈來愈濃了。

難道真的是「酒入愁腸愁更愁」的嗎?

再多加兩罐之後,連我的視覺也開始模糊了。

很奇怪,自我坐在這裡以後,其他的酒客都是遠遠地避開的。

他們都不停地用眼角斜視著我,就連Tim也不大願意過來跟我說話。

直到深夜時份,酒客愈來愈多,但他們還是寧願擠在一起也不願意站在我的附近,即使非不得已要上洗手間去的,也是繞得遠遠地貼牆而走!

盡管我是在失意的時候,也不見得我會胡亂殺人吧!

就是要殺人,第一個便該是那個無賴!

然後就是這個倒霉透頂的我自己!

我忽然生出尋死的念頭!

我的心跳了一下,苦笑搖頭,我連面對現實的勇氣也沒有,又怎會有膽子去自殺呢?所以,我還是在自顧自的喝啤酒,但自殺的念頭竟然在我腦際徘徊不散!

凌晨兩時多了,有部份酒客已開始離去。

酒吧裡雖然仍是很熱鬧,但已是沒那麼擠擁了。

我喝光手上最後一罐啤酒,便想要起來回家去,可是,我在酒精的影響下,不但視覺和思想都開始迷糊,而且手腳也開始感到不容易駕駑了。我爭扎著站起來,蹣跚地、慢慢地走入洗手間去清理因多喝啤酒而產生的「存貨」,然後,我便扶著牆壁慢慢地走出來,經過剛才我坐了很久的那個角落。

這時卻見到被一個妙齡少女佔著。

那個少女看來不到二十歲,正值青春少艾、活力瀰漫的年紀;少女的衣著服飾也很出色,正是時下年青人最愛的名牌潮流時款;少女也很活潑俏麗,臉上有一雙明亮動人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一眨一眨的,鵝蛋臉上薄施脂粉,一頭長長的秀髮直披雙肩,樣貌竟然跟那個玉女明星有點相似,我甚至覺得,她比那個玉女明星多了幾分的溫柔。

最動人的還是她那甜甜的媚笑……

臉上淺淺的酒渦,任誰見了都不能不心動……

我當然也不例外!

更要命的是,她這時正向著我微笑!

她的右手輕拍身旁坐位,示意要我也一起坐下來!

可能是酒精令我糢糊了,我竟然毫不猶豫便坐了下來!

少女很大方、也很大膽:「我叫Amy,我剛才見你在這裡喝了很多啤酒,心情像是壞透了似的,我陪你再喝一會兒,讓你的心情好過一點,好嗎?」

她的說話似有魔力,我竟然控制不了自己,依著她的說話向Tim多要了幾罐啤酒。

Tim再一次很奇怪的看著我,但他從沒有看過那個少女一眼。

少女的妙目也在看著我,我只有傻呼呼的在喝酒。

我不知該說甚麼!

最後還是少女先開口:「你看來很不如意。」

我苦著臉說:「是的,霉透了!差點兒沒走去自殺算了!」

雖然我已喝了很多的啤酒,但我自信我仍是清醒的。

想不到的是,我竟然向一個陌生少女吐露心事訴苦!

那知道少女的說話像個很世故的老師:「人生苦短,不如意的事時有發生,卻也有不少正面和歡愉的經歷,我們該好好的珍惜這個美好的人生,痛苦和不快的事,笑一笑便會過去了,明天總有明天的新希望的,對不對?自殺總是一種愚蠢和懦弱的行為……

我張大口、瞪著眼看這個奇怪少女。

少女嫣然一笑說:「這些話是我的老師在我失意時跟我說過的……」她忽然幽幽地歎了一口氣,繼續說:「只可惜,那時我沒有好好的聽在耳中,現在已經遲了……

說的是奇怪的話!

我還來不及反應……

那少女再一次嫣然而笑:「老師曾經說過,將心底裡所有不愉快的煩惱事都跟朋友說出來,便可以輕鬆一點,也好讓朋友出點主意幫幫忙……我們能在這裡相識一起喝酒,我也算是你的朋友啊!」

她也算是我的朋友嗎?

可是,我竟然很聽她的說話:「我……我剛失業了!本來我可以升為經理的,誰知道這個位子被個『馬屁精』佔去,我還被他借故公報私仇的開除了!」

少女很懂得安慰別人:「這也是沒甚麼大不了的事,東家不幹便到西家去,也不見得便會餓死的,而且,這樣的公司即使你做下去也是沒甚麼前途的啊,倒不如早點到外面闖闖好了!這家公司沒有你在工作,是他們自己的損失啊!」

我說:「我也很不幸地遇到交通意外……

少女笑說:「小事嘛!看你又沒受大傷!」

我只有再說:「我相戀多年的女朋友離開了我,去嫁給一個富家公子……

少女居然笑得更燦爛:「這也好啊!要是她在嫁給你後才給你一頂綠色帽子,豈非更要令你生氣嗎?這樣水性楊花、貪慕虛榮的女人,你若是要了才叫人後悔不已!她走了,你該慶幸才對呀!」

好像說的不錯!

不過總覺得有點兒不對勁,只是我無法反駁她而已。

少女眨著眼:「沒有了嗎?」

我不能一下子會意過來:「沒……沒有甚麼?」

少女仍是微笑:「慘事啊!」

我吃吃的說:「還……還有慘事?我……我這還不夠慘嗎?」

少女臉上有鄙視的神色:「這算是甚麼慘事!你知道這世上比你凄慘多十倍的人不知有多少!你會比那些生活在貧窮國家裡,整日在捱餓等死的人慘嗎?你會比那些在戰爭國家裡,生活在死亡邊緣的人更難受嗎?你能在這個自由進步、豐衣足食的地方上生活,已經是很大的幸福了!」

我聽得背上冒汗,想不到她小小年紀便會懂得這些道理。

少女接著說:「這只是小小的挫折罷了,你用不著難受的,你又怎知道將來加倍努力後,你所得到的成就有多高?你又豈會料到日後你的新伴侶,會令你得到多少人的羨慕眼光啊?」

我感到慚愧:「Amy,你……你怎會想到那麼多的道理的?」

少女的臉有點無奈,也有點神傷:「因為我曾經像你一樣,遇到很多很多不如意和不幸的事,有很多很多人同樣地跟我說過這些道理……只是,一切都太遲了……

我聽她的聲音有點兒顫抖,便問她:「你會對我說出你的不幸事嗎?」

少女妙目看我:「若我的故事能對你有鼓勵,我願意說!」

我愕了幾秒,便舉起啤酒說:「既然大家都是失意人,你能說出來讓我知道,也許我也能給你一點幫助……

少女喃喃的說:「失意人……

她將「人」字說得很長。

我還未弄得懂少女所說的話的含意,她便已經淡淡地說了她的故事。

她幽幽地說:「我爸爸早死,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便改嫁給一個很有錢的商人,但是,那個有錢商人的兒子的年紀跟我媽是差不多的。雖然我生在富貴的地方,可是這個有錢的爸爸和哥哥從沒對我好過……

我開始感到了少女的不幸!

少女說話的語音平靜冷淡,彷彿說的是別人的故事:「到我長大了,我媽年紀也大了,我們便被他們更冷淡的對待……雖然,我們的生活無憂,但是我們在一個月裡也見不到爸爸一次,爸爸卻在外面和一些小明星攪上了。」

少女喝了口啤酒,怔怔地想了一刻。

她繼續說:「誰知道,這個爸爸和哥哥都是人面獸心的禽獸!上個月,在我二十歲生日的那天……他們為我慶祝生日的時候把我灌醉,竟然……竟然在我媽面前……將我輪姦了!」

我聽了吃驚得張大口。

真不能相信這會是個事實!

少女的眼神有無限的感慨,卻沒有任何的悲哀:「媽氣得差點兒瘋了,所以,我決定要報警……誰知家裡所有的工人都受了他們的指使,說是看到我先引誘他們的,結果他們都獲判無罪,只是被罰了些錢給我們,然後,我們就被他們趕出來……

少女的眼裡這時才閃出一絲痛色。

她說:「媽在兩星期前受不住這個現實跳海死了!」

我無言了!

因為,少女的際遇的確比我慘得多,我這些不如意事只是種小挫折而已!

誰知道,少女的悲劇仍然繼續!

她垂頭說:「媽死了,倒似是得到解脫……最少,那個時候我是這樣想的,所以我也沒有很大的悲哀。只是,我實在想不到,在上個星期,那個和我相戀了三年的男朋友竟然在這個時候,偷偷的拿走了我所有的財產,跑到外國去了。」

少女的臉仍是很冷漠。

她說:「你說,我是不是應該很憤怒、是不是應該很傷心?」她不等我回答,便自己說出答案來:「不!兩種都不是!我只是……忽然很寂莫、很失望,很想找個朋友說說心事,讓我可以很痛快地哭一場……但是……結果,只有我一個人在這個酒吧裡買醉,一個人寂地喝酒等待著,等待另一個日子的來臨,等待另一個生命的開始!」

我安慰她:「既然你能夠堅強的面對人生,他日你一定可以過得很幸福的!」

少女微笑,臉上帶點無奈、也帶點眷戀:「他日……

我怕她再胡思亂想:「Amy,謝謝你來開解我,我的現在心情好得多了……

少女的話似乎仍有玄機:「這本來沒甚麼事嘛,難得我們有緣份在這時這裡遇上,大家都是個失意人,同病相憐,我不想你走我走過的路而已……我只想你要珍惜生命,有很多事情發生了便不能再回頭的……現在想起來,我真的很蠢,我竟然放棄去爭取更好生活的機會……可是現在後悔已是太遲了。」

我不明白她說的道理!

少女說:「其實應該是我謝你才是!這個時候我能和你一起喝酒說話,讓我在離去前還交了個朋友,不再感到寂莫!」

我問:「你……你要離開香港?」

少女忽然嫣然一笑:「你會不會介意我過去的經歷?你願不願意結交我這個朋友呀?即使,只是一晚的朋友?」

我點頭:「只要你不嫌棄我是個沒出息的傢伙!」

少女的眼充滿鼓勵:「你別要這樣想!日後的事誰都沒法知道的,只要你肯努力,你也可以有很好成就的……只要你能珍惜生命的機會!」

我說:「是的。」

少女忽然伸手握住我的手,但她的手冰冷得很!

她說:「我今晚做你的女朋友好不好?」

她的臉上充滿希冀。

我用另一隻手去輕撫她的臉,她的臉也冰冷得很!

我說:「只要你不嫌棄我……

我還沒說完,她那冰冷的雙唇已然印在我的唇上……

過了良久,少女放開我手,但冰冷的唇印仍留在我的唇上……

我從淘醉中猛然醒來,少女已經不知所終!

我再呆坐好一會兒,等待少女的再次出現,直到了深夜時分酒吧打佯時,少女仍是芳蹤緲然。

Tim走過來替我收拾桌面。

我問他:「Tim,你見到我的朋友嗎?」

Tim茫然:「甚麼朋友?」

我說:「今天晚上陪了我一整晚的女孩子……

添美搖頭:「甚麼女孩子?今天晚上我只是見到你拼命地在喝酒,而且一個人在這裡自言自語,像是有甚麼心事似的,所以我都不過來打擾你……

我急了:「剛才你取啤酒過來時,她不就是坐在我的身旁嗎?」

Tim茫然。

我形容一下少女的面貌:「那個女孩子有長長的頭髮、大大的眼睛、鵝蛋臉上有淺淺的酒渦兒……

Tim的臉現驚惶之色:「你……你是…………Amy……?」

我說:「對!她說她叫Amy!她是這裡的常客嗎?」

Tim的臉色更難看:「她…………她在……上星期……上星期自……自殺死了,她……她就是在……這張桌子上……吃了……吃了過量的安眠藥……今天……今天是她的頭七!」

 

瀏覽人次:939

夜拜四面佛

夜拜四面佛是泰國曼谷旅遊團的必備行程,也是到步後的第一個參觀節目。

我們這一團的當地導遊叫作「肥雞」。他是當地華僑,因為他的身材很肥又是導遊(tour guide),所以團友們都是「肥guide肥guide」的叫他,後來就索性用諧音叫他做「肥雞」。

他挺風趣的!

在車上,他向我們介紹這個必遊的節目:

很多很多年前……曼谷有一個很窮很窮的女人,她的生活很潦倒,只能在街上撿拾別人拋棄的食物來吃,也常常給別人驅趕。有一天,這個女人路過一家正在興建的五星級酒店的門外,她實在餓得狠了,就連別人供奉給四面佛(祂是泰國佛教的主要神祇,幾乎每一家酒店都會在門外供奉)的食物也不得不拾起來吃了。她一時感觸落淚向四面佛許願說:若四面佛能保佑她有一天能脫離窮困的話,她就會在四面佛前跳舞酬謝。結果,她數天後偶然在路邊拾到了一張彩票,對照之下竟發現這是一張當季的頭獎彩票,她便馬上得到很多很多的彩金,她也馬上脫離了貧困。

可是,這個女人沒有履行她對四面佛的承諾,她每天只懂得吃喝玩樂來滿足她上半生窮困帶來的虛榮心。不到兩個月,她得到的彩金已經花了一半,另一半卻被一個騙子騙走了,她一下子又變回原來的貧困,更糟的是,她忽然得了一個怪病,全身都長滿了臭氣沖天膿瘡,膿瘡令她每天都痛得死去活來。

這時候她才想起了對四面佛的承諾,於是匆匆忙忙的跑到那家快將完工的酒店外的四面佛小廟前,先跪拜懺悔她的錯失,然後在四面佛前翩翩跳著泰國的傳統拜佛舞。跳了不到三分鐘,她因為瘡毒暈倒被人送進了醫院,幸運地給救回了性命,而且更戲劇性地因警察捉拿一個騙徒而得回了她部份的金錢……她的故事驚動了全國,那家酒店外的四面佛小廟亦一下子成了國內國外信眾慕名而訪的聖地。

也是我們將會到訪的第一個觀光點。

聽了這個故事,年輕的團友們都訕笑不已,肥雞卻很認真的跟我們說,我們大可不相信這個故事,但四面佛是泰國人最尊敬的神,我們不能對祂有任何的不敬和褻瀆,否則會招來很大的麻煩。

受了肥雞的「恐嚇」,所有人都認真的點頭同意。

說話間,旅遊車徐徐的在一家大型商場門前停下來,肥雞說了集合的時間便讓團友們陸續下車。大部份不拜神的年輕團友已逼不及待的跑進了燈火通明又富時代感的大商場去,只有十來個年紀稍長的團友跟隨肥雞往大街的另一端徐徐走去,我略猶豫了一刻也跟隨肥雞的拜神隊伍。

這是旅遊泰國的特色行程,怎可錯過呢?

四面佛的小廟是在那家五星級酒店的範圍之內,從商場走去才不過一分鐘的腳程。這時已經是晚上七時三刻,肥雞說泰國的人早睡,不過這是曼谷最熱鬧的商業街道,亦因為是全國最出名的四面佛所在地,所以仍見不少衣飾整齊的泰國青年人來回走動,也有很多流動的小販向遊客們兜售香燭鮮花和紀念品。

才走了幾步,我便見到大街盡處聳動的人頭和那瀰漫不散的煙霧。

走近小廟,我看見比我們早到的幾個香港旅行團的善男信女已經將這座小廟團團的包圍得潑水不入,燭光和檀香插滿了四面佛像的四個臉面前的沙台,繽紛鮮艷的花串亦已掛滿了祂四個臉面前的花架上,善信們都分佈四面虔誠的跪拜祝禱許願,小廟的一角有六個穿著古泰國服裝的女人,正隨著節奏簡單的樂曲徐徐跳著傳統的酬神舞蹈。

我無宗教信仰,所以我只站在廟外一角靜靜的觀看。

肥雞先領了那些拜神的團友買了基本的花串、檀香和蠟燭各四份,然後再擠進了人群準備祈福。先從四面佛的正面開始跪拜,燃點了檀香和小蠟燭向四面佛許下心中的願望,誠心的插上三支檀香和一支蠟燭,再向四面佛躬身作揖獻上鮮花串,這就完成了一面的拜祭。如是者以順時方向(肥雞後來說,做偏門行業的人或求橫財的人要逆時方向跪拜的)依樣跪拜四面佛的其他三個臉面,最後以鮮蓮蓬拂水澆頭祝願,祭禮便告完成。

我看著那些跪拜的人們臉上都滿是誠懇和希冀的態度,我的心實在不明白他們的心態,也猜不透他們為什麼不想想憑自己的努力去爭取所願,反而要向神佛求福求運。我輕輕吐了一口氣,漫步離開這煙霧迷漫的小廟,準備走回剛才下車的地方稍息。

馬路的另一端這時走來了十來個泰國本地的女學生,正好在小廟旁走過往另一端的小街走去,她們竟不約而同地向四面佛合什低頭一刻,然後兩手分開輕抹頭上的髮髻,臉上釋然的走了。

這一個動作引起了我的好奇。

我留意四周走過的泰國人,原來他們跟那些女學生們一樣,在走過小廟時一定會誠心合什膜拜然後輕抹頭頂,甚至連一些正在駕車而過的司機,他們都在紅燈停車時合什膜拜片刻的。

然後他們的臉上都一致的現出了坦然和安詳的神情。

他們看來都沒有向四面佛祈求什麼,只是向祂表示了他們對祂的尊敬。

我的心忽然感動不已,禁不住回頭望向在渺渺輕煙之中的四面佛,只見祂的臉上滿是慈悲的微笑,彷彿正在為我解去心頭上因生活壓迫而生出的苦惱。

不知道為什麼,我忍不住也向四面佛合什低頭……

  

瀏覽人次:1118

縴夫

您遊過「三峽」嗎?

我有……那次的旅程難忘!

遊船從湖北省的明珠城市宜昌市逆江而上,經過三斗坪到達了中堡島,遊人們參觀了舉世聞名的世紀工程「長江三峽樞鈕壩區」的施工場地,都不禁驚異這個工程的浩大壯觀,都忍不住爭相談論了好一會兒,然後再魚貫地走回遊船,繼續下一個旅遊景點。

導遊小姐小羽也湊湊興向旅客們述說她所認知的工程內容,眾人聽得津津有味之餘,都盛贊小羽見聞廣博、眼界高,哄得小羽本來已經紅噗噗的臉紅得更要像個蘋果。

年青人嘛!

總是喜愛鬧哄哄的氣氛!

我獨個兒坐在遊船二樓的椅子上享受著深秋的陽光,細意欣賞這條被稱為「華夏子孫的母親河」的雄偉景物,心胸不禁大暢。

遊船慢慢的迎著那喘急而下的江水,過了牛肝馬肺峽、兵書寶劍峽,中午前便會到達屈原故里「秭歸」縣,小羽說午飯後我們會有自由活動的時間,旅客們可停留兩個小時到岸上去透透氣,也可參觀一下先賢屈原故居,或是再聘小船到香河上游的昭君故里參觀。

小羽紅噗噗的臉在深秋微涼的輕風中顯得很興奮:「我們今天有個特別的項目,高橋河的旅遊當局剛好成立了一個縴夫隊,讓三峽的遊客們親身感受古時長江河道旅客的獨特古風。」

其中一個年青人問:「甚麼是『縴夫隊』?」

畢竟是個年青人嘛!

對於祖國的古文化總是有點兒模糊!

小羽聽了便笑得燦爛:「喲!您不知道嗎?」

年青人有點兒臉紅:「不知道。」

小羽很嫵媚的笑著走入了遊船的駕駛室,跟那個船長低聲說了幾句話。眾團友正在狐疑之間又見小羽那跳躍的步伐走回甲板,繼續顯示她那愉快燦爛的笑容:「各位,請留心聽了!」

話聲剛落,廣播聲忽起,一股節奏輕鬆明快的音樂聲響起,一把雄亮豪邁的男聲在「哼哼、哈哈」的和唱聲中高歌:

    妹妹你坐船頭,哥哥在岸上走,恩恩愛愛縴繩盪悠悠…

    妹妹你坐船頭,哥哥在岸上走,恩恩愛愛縴繩盪悠悠…  

然後是一把嬌柔的女中音高唱:

    小妹妹我坐船頭,哥哥你在岸上走…

    我倆的情,我倆的愛,在縴繩上盪悠悠…盪悠悠…

    你一步一叩首呀,沒有別的祈求…

    祇盼拉住我妹妹的手,跟你並肩走…

    你汗水洒一路呀,淚水在我心裡流…

    只盼日落它落西山頭哇,讓您親個夠!

    啊……啊……   

樂聲悠揚節奏明快,唱的是長江上「縴夫」的愛情故事!

好浪漫!

這首歌我曾經聽過……

好像叫作「縴夫的愛」吧?

可是年青人們仍是張大了嘴巴,仍然不懂!

小羽笑得像一朵開得很盛的大紅花:「古時候啊,可沒有現在一樣的機動船,船兒來到了江上急流的地方,就需要由人力在江岸兩旁用繩索牽引拉動,逆江而上渡過急流,才能繼續他們在長江上的行程,而這些拉船的人就叫做縴夫!」

旅遊團裡的年青人聽了小羽的解說,蠻有興致的圍著小羽問這問那的,好不雀躍興奮,嘰嘰呱呱的說個不停。

一個年紀較長的船工卻不住搖頭輕嘆,連連苦笑:「人家苦哈哈的,你們卻是笑嘻嘻…」

我聽了莫名其妙。

但是一整團的年輕人都爭相報名一嚐「古風」。

小羽的笑臉卻快要比那大紅花更要嬌艷了,她的小費便要比長江水還要豐厚了吧!

一輪的騷動後,小羽已接了兩團的「縴夫遊」了。

團裡面一個常愛笑的年青團友亞陸見我躺在椅上不動,便在人叢中高聲叫我:「喂!你怎麼不參加?我們還欠一個缺!」

我笑了笑。

我當然去!

這麼有趣又難得的項目,錯過了豈不可惜?

何況每人祇收一佰元人民幣那麼便宜!

當遊船到了秭歸泊岸後,一眾年輕人便一窩蜂的湧到江岸上去,到處都很好奇的看看探探。

午飯過後,年青人都催促小羽安排這個有趣的行程。

我跟著那群雀萬分的團友來到江岸邊的一個小碼頭,分別登上了兩條小扁舟,小舟便啟動小型馬達,載著十餘人便往一條長江的支流駛去,不一會便到了一個淺窄的石灣停了下來。

石灘上早有十來個精壯漢子或坐或臥的在等著。

有年青的、也有四五十歲年紀的,都是健碩身材精神抖擻的。

小舟上遊人們的心頭都不禁要拉緊。

兩條小舟才剛剛停下來,十來個漢子便一起都站直了身,並排著向我們凝望,臉上都洋溢著興奮的笑容。

也有熱切的希冀!

小舟上的小羽向他們連連揚手招呼,高聲叫喚著我們聽不明白的湖北土話,岸上兩個中年人便馬上拉起了褲管,涉水各自走到小舟旁,將一條有如兒臂粗的長繩索扣在小舟邊上的一個銅環,繩索的另一端由岸上另一個中年人拿著。

小舟上的舵手亦站起身來,從舟中取出了一根長竹。

岸上漢子分成兩隊、每隊八個人的分別站在長索旁邊等待。

小羽的臉上長時間都擠著笑容:「各位,都準備好了嗎?」

遊人們都齊聲高呼:「都準備好了!」紛紛從行囊中取出了照相機,要拍下這個人生難得一見的奇景。

小羽對那個兩個中年人高聲說了幾句湖北土話,中年人便一聲令下:「喂!」石灘上的十多個縴夫便二話不說,都同時在不足半分鐘之內脫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祇餘下已是污穢、破爛不堪的三角內褲不脫,然後細心的將衣服包成一袱繫在左肩上。

小舟上的遊客見縴夫們這兀突的動作都不禁嘩然。

年輕的少女們更是啐聲四起!

接下來便是一連串「卡嚓卡嚓」的拍照聲,各人都爭著拍下這個奇景!

我當然也不例外!

縴夫們包好了衣服,木無表情的便將長繩負在右肩之上,每隊的八個人中都有兩人涉著半身在水裡。

這時已經是深秋的季節,雖然仍是陽光普照,但是在這個涼風颯颯的深秋裡,就是那些沒泡在水裡的縴夫,赤裸著身子亦不會覺得好受的,更不用說那些裸身泡在江水裡的!

有幾個縴夫已經忍不住在微微發抖!

但他們仍然是強裝木無表情、滿不在意的樣子。

我看住微微在發抖的縴夫們,再轉臉看看仍像大紅花一樣笑著的小羽,我本來也很興奮的心不禁一下子便沉了下來,那股一心來享受「古風」的興頭已然盪然。

忽然想起剛才老人家的說話:

人家苦哈哈的,你卻是笑嘻嘻

但是,那些年青人好奇的臉上仍掛著無比的興奮。

小羽的臉仍笑得燦爛:「縴夫們要脫光衣服,除了要為了拖拉時方便點,也為了要不讓衣服給弄破,你們要知道縴夫們全都是窮民人家,衣服破了可是要了他們的命!」

年青人們齊聲「啊」了一聲表示理解。

中年人又再呼叱:「起!」伸腿將小舟向江中一撐,小舟便自石灣漂向江中急奔的水流。

縴夫們馬上便背轉身子扛上了粗繩在右肩之上,用雙腿使勁的往地上一蹬踏了個弓步,身體使勁繃緊,精壯的身上肌肉和筋骨都拉得賁凸了起來,然後又齊聲暴喝了一聲:「嗨!嗄!」齊發力下所有的縴夫們都向前傾身,大腿用力向後蹬去,長繩便「啪」的被拉得挺直滿勁,小舟馬上便穩定在急流的江面上,小舟上的舵手以長竹插向水裡,免得小舟在拉力下漂回石灘。

攝影機「卡嚓」之聲又一次響起。

我卻是忽然心痛得呆了!

我是坐於前面的一條小舟,所以我們先行。

縴夫們再一次齊聲叱喝:「嗨!嗄!唏!」使勁的拉住肩上的粗繩子,躬著身俯著頭拼命的用腿蹬著,慢慢的向前踏進了一步,小舟也向前漂進一些,縴夫們並不停步,在整齊的喝喊聲中一步一步的拉著小舟緩緩前進。然後身後又是一陣的「嗨!嗄!唏!」的呼喝聲,另一條小舟亦緩緩前進。

我忽然想起了那豪邁高揚的歌聲:

    妹妹你坐船頭,哥哥在岸上走,恩恩愛愛縴繩盪悠悠…

    妹妹你坐船頭,哥哥在岸上走,恩恩愛愛縴繩盪悠悠…  

只是,那嬌柔的女歌聲中再也沒有了浪漫情懷。

有的只有是苦!

那種生活逼人的苦!

年青人不會明瞭的苦……

所以年青人便起了一陣哄,便不住的在拍照和叫呼著:「使勁點!努力啊!」

我很沉默!

我見到縴夫們赤條條的為我們拉船,我祇覺得心痛!

沒有那種樂趣感!

我看小羽,她也跟年青人一起呼喊,彷彿從來沒有心動過,祇是對待這個節目真的是一個「節目」矣。

也許她早已是見慣不怪了!

也許她也是麻木了!

也許…也許是我沒有了年輕人的心吧!

縴夫們垂頭拉船,臉上已沒有剛才在石灘上等待工作的笑容!

有的,祇有是無奈!

為口奔馳吃苦的無奈!

短短的一個急灣,才不過是二佰餘公呎,縴夫們卻已使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拉了十多分鐘才將小舟拖到另一個小石灘旁。小舟才剛停在小石灘上,八個縴夫都不約而同的放了繩索,軟軟的俯伏在細石上喘息著,竟然連他們的手也提不起來!

小舟上的年青人們在小羽的鼓動下紛紛跑上石灘上,圍著那些縴夫要拍多一點的照片,又不停的要縴夫與他們合照留念,竟不能讓他們多歇息一會。

不久另一條小舟也到了,又再一次鬧哄哄了好一會兒。

我看著縴夫們那赤裸的肩背上,都出現了很多因與繩索磨擦而變成赤紅的顏色和痕印,其中二人更是微流著血。

我只有目定口呆的看著他們,腦裡空白!

小羽這個時候說:「各位!縴夫們剛才的表現好麼?」

眾人齊聲拍掌喝采:「好!」

小羽再說:「縴夫們吃力得很,可是他們的工資低,您們付的項目費他們每人祇分得二十元人民幣…」

年青人都嘩然。

小羽接著便說:「您們如果覺得他們表演得好,能不能給他們多一點的打賞?」年青人的反應都很熱烈,我也掏出了一佰元合湊,結果兩條小舟合共有千來元的小費。小羽拿了這些小費便分給了所有縴夫,算來每人都該有一佰元吧。

縴夫們喘息著的臉這時才能現出了一點笑容。

大概我們給的賞錢很理想吧!

這時,剛才的兩個中年人從另一條小路走了過來,向縴夫們叫喊了好一陣子,縴夫們便拖著已極為疲倦的身體,穿回了原來本來已很破舊的衣服,再捲起了長繩索後一字排的站著恭送了我們上了小舟,在小舟開動馬達離開時揮手,然後跟著隊走出小石灘。

小羽說,他們趕著要多做一場。

旅遊的熱季節嘛!

嘿!好一個印像難忘的特別項目!

好一個「古風」旅遊!

寫於:1997年10月
節錄自長篇小說《宜昌的雪》

瀏覽人次:860

獨舞的老人

來到上環這家舊式的二樓餐廳,剛好過了晚餐的供應時間,幾個同事都正向大門口處張望,當他們見到了我後都吁了一口氣,臉上都露出了笑容來。

檯面上端放了一客沙律。

我好感動:「對不起,來遲了些……」

安仔笑著說:「算啦……任誰給老總抓住都沒法子馬上逃得了的,你能趕在這時候來到已經很不容易了。」

小潔也笑:「對呀,也不算太遲,舞會才正在準備。」

這家老牌餐廳佔地頗大卻只有三十來張桌子,而且長期都會有六人樂隊在彈奏輕音樂供顧客晚餐時欣賞,顧客在八時後亦可以在那片大舞池之中翩翩起舞,直到午夜前打烊。

這個特色據說自幾十年前這家餐廳開業時已經有了。

那個年代很多高級的大餐廳都會有這個餘慶節目的,只是,這許多年下來的社會變遷,香港也只有這一家留存至今。不過,這家餐廳的上一代老闆仙遊多年,新一代的老闆經營了多年也因要移民他國而要結束餐廳的經營了。

今夜便是最後的一夜了。

連我這個不懂跳舞的人也受不住同事們的勸說來了,所以餐廳的桌子早已被預訂滿了,此刻正期待著這難忘的最後一夜。那幾個年紀老邁的樂師正用心的、熟練的在奏著輕音樂,看來他們也有許多的不捨之情。

我在老伙計們的收拾餐桌中匆匆吃完了那沙律。

燈光瞬間變暗,響勁的「的士高」唱片樂聲也隨即高播,餐廳上的顧客們已急不及待的走出那片大舞池之中,隨著那急速的節奏扭動身軀在跳舞。我的同事們也毫不吃虧,也以最快的速度走出舞池擠在人群之中,投入那瘋狂的舞動之中。

我不懂跳舞嘛,當然留在座位之中啦。

半個小時的急速跳舞,換來了一身的汗水和蓬亂的頭髮,幾位同事陸續的走回餐桌坐下來,滿像是剛跑完馬拉松賽跑一樣的在不停喘噓噓的吁氣。

舞池上的人潮卻仍然洶湧。

未幾,樂聲隨轉,換回了那幾位已近古稀之年的樂手彈奏懷舊的交誼舞音樂,技藝竟能毫不遜色於現今的年青樂隊,而且更能帶出舊音樂獨有的韻味,在輕鬆的節奏之中他們也能跟隨扭動,神情更為投入那股懷舊的情懷之中。

小潔曾學過交誼舞:「是Cha Cha …」

只是,我們這一桌就只有她懂,她無法找到一個舞伴。

大概其他的顧客跟我們都一樣不懂懷舊的交誼舞,此刻的舞池上顯得格外的冷清,就只有那麼的四對年紀較大的男女在跟著節拍翩翩起舞,動作優雅。

怪不得這樣有特色的餐廳要沒落了!

樂手們卻不會因為人少而失望,他們都全情投入的在奏曲。

這時,一個年紀老邁、衣衫整潔的男人,徐徐的走入了大舞池之中,閉著眼睛平舉兩手微微的垂下了頭半晌,然後跟著節拍一絲不苟的踏著舞步,在沒有舞伴之下嚴謹的、投入的在起舞,竟是純熟老練而優美正規的舞姿,動作矯健。

這種舉動實在很不尋常了。

樂聲轉變,樂手奏出了「探戈」輕快的旋律,舞池上多了兩對較年青的舞客在盤轉起舞,六雙男女都從沒有對那位獨舞的老人家作任何的垂注,彷彿早已習慣了這個老人家獨舞的情況,那老人家亦只自顧自的在獨舞。

看來吃驚的只有我一個人。

安仔說:「他是這裡的常客,每個周末都來這兒跳舞。」

我問:「從來只有他一個人?」

小潔也是這兒常客:「這裡的伙計說,自從四十多年前他服務這家餐廳起便認得這個常客了,這四十多年來他都是風雨不改的在周末一個人來跳舞的。」

我再問:「為什麼他是一個人跳?他的舞伴呢?」

祖兒說:「誰也不知道……」

我大奇:「誰也不知道?」

安仔說:「也許,這餐廳上一代的老闆是知道的,不過他沒跟其他人說過這個客人的故事,所以誰也不知道。」

我看著這個老人家正在忘我的踏著舞步,彷彿正跟他的至愛在悠揚樂曲之中起舞,神情顯得陶醉,彷彿回到他當年與伴侶共舞的浪漫之中,但是他的眉宇之間卻帶著一絲一絲的淡淡哀思,也顯出了好一陣的無奈和愁緒。半小時的懷舊舞好像在瞬間便完結,然後轉換成另一段明快強勁的「的士高」唱片音樂,那些年輕的顧客們又再一窩蜂的湧到舞池之上盡情起舞。

我很留意那位老人家,只見他慢慢的走回坐位,慢慢的拿起了那水晶酒杯,輕輕的呷了一口洋酒,然後望著那杯洋酒在發怔。我忽然感受到很濃烈的浪漫,很想去問一問關於他的故事。

可是,我又怎能問他呢?

那位老人家看著酒杯好一會兒,跟著閉上了眼,完全沉醉在他的回思之中,臉上忽而溫馨微笑、忽而幽深皺眉,然後是滿臉淡淡的安靜……

這一節較長的「的士高」音樂終於在四十五分鐘後完了,那柔和的華爾滋音樂再次奏起,舞池的人群也各自回到座上,只餘下一雙中年的男女抱擁盤旋。

那老人家再慢慢的走回舞池。

這一次,他的兩手作擁抱的姿勢,閉起了眼臉露微笑不斷的在舞池轉動飄遊,舞姿極好看。

也許是我過於感性了,我仍然感受到那股濃濃的浪漫……

也感受到那股淡淡的憂鬱!

半小時像是很快便過去了,老人家又再回到座位上對酒發怔。

我的心飛馳千里,細意想像那位老人家過去的浪漫故事,也不知過了多少時間……

反正是許久了……

怎麼還是「的士高」的音樂?

我轉臉望向那位老人家……咦?

檯面收拾乾淨,老人家已結帳離去。

這家餐廳結業後,那位老人家可以到那裡去作這樣的懷思呢?

我的心不禁又泛起那濃濃的浪漫,和那股淡淡的憂愁。

可是,我永遠也不會知道他的故事!

寫於:1999年12月

瀏覽人次: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