縴夫

您遊過「三峽」嗎?

我有……那次的旅程難忘!

遊船從湖北省的明珠城市宜昌市逆江而上,經過三斗坪到達了中堡島,遊人們參觀了舉世聞名的世紀工程「長江三峽樞鈕壩區」的施工場地,都不禁驚異這個工程的浩大壯觀,都忍不住爭相談論了好一會兒,然後再魚貫地走回遊船,繼續下一個旅遊景點。

導遊小姐小羽也湊湊興向旅客們述說她所認知的工程內容,眾人聽得津津有味之餘,都盛贊小羽見聞廣博、眼界高,哄得小羽本來已經紅噗噗的臉紅得更要像個蘋果。

年青人嘛!

總是喜愛鬧哄哄的氣氛!

我獨個兒坐在遊船二樓的椅子上享受著深秋的陽光,細意欣賞這條被稱為「華夏子孫的母親河」的雄偉景物,心胸不禁大暢。

遊船慢慢的迎著那喘急而下的江水,過了牛肝馬肺峽、兵書寶劍峽,中午前便會到達屈原故里「秭歸」縣,小羽說午飯後我們會有自由活動的時間,旅客們可停留兩個小時到岸上去透透氣,也可參觀一下先賢屈原故居,或是再聘小船到香河上游的昭君故里參觀。

小羽紅噗噗的臉在深秋微涼的輕風中顯得很興奮:「我們今天有個特別的項目,高橋河的旅遊當局剛好成立了一個縴夫隊,讓三峽的遊客們親身感受古時長江河道旅客的獨特古風。」

其中一個年青人問:「甚麼是『縴夫隊』?」

畢竟是個年青人嘛!

對於祖國的古文化總是有點兒模糊!

小羽聽了便笑得燦爛:「喲!您不知道嗎?」

年青人有點兒臉紅:「不知道。」

小羽很嫵媚的笑著走入了遊船的駕駛室,跟那個船長低聲說了幾句話。眾團友正在狐疑之間又見小羽那跳躍的步伐走回甲板,繼續顯示她那愉快燦爛的笑容:「各位,請留心聽了!」

話聲剛落,廣播聲忽起,一股節奏輕鬆明快的音樂聲響起,一把雄亮豪邁的男聲在「哼哼、哈哈」的和唱聲中高歌:

    妹妹你坐船頭,哥哥在岸上走,恩恩愛愛縴繩盪悠悠…

    妹妹你坐船頭,哥哥在岸上走,恩恩愛愛縴繩盪悠悠…  

然後是一把嬌柔的女中音高唱:

    小妹妹我坐船頭,哥哥你在岸上走…

    我倆的情,我倆的愛,在縴繩上盪悠悠…盪悠悠…

    你一步一叩首呀,沒有別的祈求…

    祇盼拉住我妹妹的手,跟你並肩走…

    你汗水洒一路呀,淚水在我心裡流…

    只盼日落它落西山頭哇,讓您親個夠!

    啊……啊……   

樂聲悠揚節奏明快,唱的是長江上「縴夫」的愛情故事!

好浪漫!

這首歌我曾經聽過……

好像叫作「縴夫的愛」吧?

可是年青人們仍是張大了嘴巴,仍然不懂!

小羽笑得像一朵開得很盛的大紅花:「古時候啊,可沒有現在一樣的機動船,船兒來到了江上急流的地方,就需要由人力在江岸兩旁用繩索牽引拉動,逆江而上渡過急流,才能繼續他們在長江上的行程,而這些拉船的人就叫做縴夫!」

旅遊團裡的年青人聽了小羽的解說,蠻有興致的圍著小羽問這問那的,好不雀躍興奮,嘰嘰呱呱的說個不停。

一個年紀較長的船工卻不住搖頭輕嘆,連連苦笑:「人家苦哈哈的,你們卻是笑嘻嘻…」

我聽了莫名其妙。

但是一整團的年輕人都爭相報名一嚐「古風」。

小羽的笑臉卻快要比那大紅花更要嬌艷了,她的小費便要比長江水還要豐厚了吧!

一輪的騷動後,小羽已接了兩團的「縴夫遊」了。

團裡面一個常愛笑的年青團友亞陸見我躺在椅上不動,便在人叢中高聲叫我:「喂!你怎麼不參加?我們還欠一個缺!」

我笑了笑。

我當然去!

這麼有趣又難得的項目,錯過了豈不可惜?

何況每人祇收一佰元人民幣那麼便宜!

當遊船到了秭歸泊岸後,一眾年輕人便一窩蜂的湧到江岸上去,到處都很好奇的看看探探。

午飯過後,年青人都催促小羽安排這個有趣的行程。

我跟著那群雀萬分的團友來到江岸邊的一個小碼頭,分別登上了兩條小扁舟,小舟便啟動小型馬達,載著十餘人便往一條長江的支流駛去,不一會便到了一個淺窄的石灣停了下來。

石灘上早有十來個精壯漢子或坐或臥的在等著。

有年青的、也有四五十歲年紀的,都是健碩身材精神抖擻的。

小舟上遊人們的心頭都不禁要拉緊。

兩條小舟才剛剛停下來,十來個漢子便一起都站直了身,並排著向我們凝望,臉上都洋溢著興奮的笑容。

也有熱切的希冀!

小舟上的小羽向他們連連揚手招呼,高聲叫喚著我們聽不明白的湖北土話,岸上兩個中年人便馬上拉起了褲管,涉水各自走到小舟旁,將一條有如兒臂粗的長繩索扣在小舟邊上的一個銅環,繩索的另一端由岸上另一個中年人拿著。

小舟上的舵手亦站起身來,從舟中取出了一根長竹。

岸上漢子分成兩隊、每隊八個人的分別站在長索旁邊等待。

小羽的臉上長時間都擠著笑容:「各位,都準備好了嗎?」

遊人們都齊聲高呼:「都準備好了!」紛紛從行囊中取出了照相機,要拍下這個人生難得一見的奇景。

小羽對那個兩個中年人高聲說了幾句湖北土話,中年人便一聲令下:「喂!」石灘上的十多個縴夫便二話不說,都同時在不足半分鐘之內脫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祇餘下已是污穢、破爛不堪的三角內褲不脫,然後細心的將衣服包成一袱繫在左肩上。

小舟上的遊客見縴夫們這兀突的動作都不禁嘩然。

年輕的少女們更是啐聲四起!

接下來便是一連串「卡嚓卡嚓」的拍照聲,各人都爭著拍下這個奇景!

我當然也不例外!

縴夫們包好了衣服,木無表情的便將長繩負在右肩之上,每隊的八個人中都有兩人涉著半身在水裡。

這時已經是深秋的季節,雖然仍是陽光普照,但是在這個涼風颯颯的深秋裡,就是那些沒泡在水裡的縴夫,赤裸著身子亦不會覺得好受的,更不用說那些裸身泡在江水裡的!

有幾個縴夫已經忍不住在微微發抖!

但他們仍然是強裝木無表情、滿不在意的樣子。

我看住微微在發抖的縴夫們,再轉臉看看仍像大紅花一樣笑著的小羽,我本來也很興奮的心不禁一下子便沉了下來,那股一心來享受「古風」的興頭已然盪然。

忽然想起剛才老人家的說話:

人家苦哈哈的,你卻是笑嘻嘻

但是,那些年青人好奇的臉上仍掛著無比的興奮。

小羽的臉仍笑得燦爛:「縴夫們要脫光衣服,除了要為了拖拉時方便點,也為了要不讓衣服給弄破,你們要知道縴夫們全都是窮民人家,衣服破了可是要了他們的命!」

年青人們齊聲「啊」了一聲表示理解。

中年人又再呼叱:「起!」伸腿將小舟向江中一撐,小舟便自石灣漂向江中急奔的水流。

縴夫們馬上便背轉身子扛上了粗繩在右肩之上,用雙腿使勁的往地上一蹬踏了個弓步,身體使勁繃緊,精壯的身上肌肉和筋骨都拉得賁凸了起來,然後又齊聲暴喝了一聲:「嗨!嗄!」齊發力下所有的縴夫們都向前傾身,大腿用力向後蹬去,長繩便「啪」的被拉得挺直滿勁,小舟馬上便穩定在急流的江面上,小舟上的舵手以長竹插向水裡,免得小舟在拉力下漂回石灘。

攝影機「卡嚓」之聲又一次響起。

我卻是忽然心痛得呆了!

我是坐於前面的一條小舟,所以我們先行。

縴夫們再一次齊聲叱喝:「嗨!嗄!唏!」使勁的拉住肩上的粗繩子,躬著身俯著頭拼命的用腿蹬著,慢慢的向前踏進了一步,小舟也向前漂進一些,縴夫們並不停步,在整齊的喝喊聲中一步一步的拉著小舟緩緩前進。然後身後又是一陣的「嗨!嗄!唏!」的呼喝聲,另一條小舟亦緩緩前進。

我忽然想起了那豪邁高揚的歌聲:

    妹妹你坐船頭,哥哥在岸上走,恩恩愛愛縴繩盪悠悠…

    妹妹你坐船頭,哥哥在岸上走,恩恩愛愛縴繩盪悠悠…  

只是,那嬌柔的女歌聲中再也沒有了浪漫情懷。

有的只有是苦!

那種生活逼人的苦!

年青人不會明瞭的苦……

所以年青人便起了一陣哄,便不住的在拍照和叫呼著:「使勁點!努力啊!」

我很沉默!

我見到縴夫們赤條條的為我們拉船,我祇覺得心痛!

沒有那種樂趣感!

我看小羽,她也跟年青人一起呼喊,彷彿從來沒有心動過,祇是對待這個節目真的是一個「節目」矣。

也許她早已是見慣不怪了!

也許她也是麻木了!

也許…也許是我沒有了年輕人的心吧!

縴夫們垂頭拉船,臉上已沒有剛才在石灘上等待工作的笑容!

有的,祇有是無奈!

為口奔馳吃苦的無奈!

短短的一個急灣,才不過是二佰餘公呎,縴夫們卻已使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拉了十多分鐘才將小舟拖到另一個小石灘旁。小舟才剛停在小石灘上,八個縴夫都不約而同的放了繩索,軟軟的俯伏在細石上喘息著,竟然連他們的手也提不起來!

小舟上的年青人們在小羽的鼓動下紛紛跑上石灘上,圍著那些縴夫要拍多一點的照片,又不停的要縴夫與他們合照留念,竟不能讓他們多歇息一會。

不久另一條小舟也到了,又再一次鬧哄哄了好一會兒。

我看著縴夫們那赤裸的肩背上,都出現了很多因與繩索磨擦而變成赤紅的顏色和痕印,其中二人更是微流著血。

我只有目定口呆的看著他們,腦裡空白!

小羽這個時候說:「各位!縴夫們剛才的表現好麼?」

眾人齊聲拍掌喝采:「好!」

小羽再說:「縴夫們吃力得很,可是他們的工資低,您們付的項目費他們每人祇分得二十元人民幣…」

年青人都嘩然。

小羽接著便說:「您們如果覺得他們表演得好,能不能給他們多一點的打賞?」年青人的反應都很熱烈,我也掏出了一佰元合湊,結果兩條小舟合共有千來元的小費。小羽拿了這些小費便分給了所有縴夫,算來每人都該有一佰元吧。

縴夫們喘息著的臉這時才能現出了一點笑容。

大概我們給的賞錢很理想吧!

這時,剛才的兩個中年人從另一條小路走了過來,向縴夫們叫喊了好一陣子,縴夫們便拖著已極為疲倦的身體,穿回了原來本來已很破舊的衣服,再捲起了長繩索後一字排的站著恭送了我們上了小舟,在小舟開動馬達離開時揮手,然後跟著隊走出小石灘。

小羽說,他們趕著要多做一場。

旅遊的熱季節嘛!

嘿!好一個印像難忘的特別項目!

好一個「古風」旅遊!

寫於:1997年10月
節錄自長篇小說《宜昌的雪》

瀏覽人次:907

飛揚博客

Share to Google Plus

Comments are closed.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