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意的一夜

有一句老話說過:福無重至、禍不單行!

一個人要是倒霉起來,往往會是霉到底的!

正如我一樣,不如意的事竟然會在短短的一個月裡接踵而來!

上月,我工作的公司裡有個內部升遷的經理空缺,一向被視作大熱門的我竟然未獲總經理接見,而那個只會挑撥生事和向上司獻媚的傢伙卻得到提拔!本來,升不上這位子是沒甚麼大不了的事,但是要提升那個無賴做我的上司就令我感到很失望。

而且,那傢伙一向是與我是有爭執的,這樣我便會處於不利的情況。

想不到,除了這件不如意事之外,那個與我熱戀多年的女朋友竟然在我失意的時候投向他人的懷抱,與一個豪門的公子在法國閃電結婚去了!

雙重的打擊之下使我無心工作,也使我在胡思亂想中遇到了交通意外:

上周末,我在過馬路時沒有留心那輛風馳而來的「市虎」擦身而過,被它碰了一下摔倒在地上擦傷了腿,我便躺在醫院三天。

腿上縫了七針,醫生說沒傷到我的筋骨已經是「不幸中之大幸」!

不幸的打擊並沒有停止過……

今天我出院後上班去的時候,被那個無賴的新經理抽入了經理室,指著我的出錯處狂吼了接近三十分鐘,然後他便用了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對我說:「你另謀高就吧!」

就這樣,我便要對外宣佈我已經自動請辭,「蟬過枝頭」到別家公司去發展!

哼,誰都知道他是公報私仇!

上天也是在跟我對著幹!

我帶著極度失意的心情來到這家熟悉的酒吧。

我已好多天沒來這裡了。

酒吧的地方挺大的,除了最內近洗手間的一個角落以外,吧裡就如往常一樣的人頭湧湧……沒關係了,反正我只想靜靜的一個人喝一點酒、解解悶而已,所以我選了這個角落。

我才坐下,那個相熟的酒吧侍應Tim便酒過來招呼,臉上表情有點怪怪的。

我要了幾罐啤酒。

可,是Tim仍然沒走開,似乎有話要跟我說。

不過,他猶豫了一會便沒再說甚麼,轉身取酒而去。

其他酒客也以很奇怪的目光在看我,還不斷地在竊竊細語。

我的模樣很怕人嗎?

哼!我這刻可是毫不在乎!

幾罐啤酒下來,我的思路開始糢糊了。

但是,我心裡不愉快的感覺卻是愈來愈濃了。

難道真的是「酒入愁腸愁更愁」的嗎?

再多加兩罐之後,連我的視覺也開始模糊了。

很奇怪,自我坐在這裡以後,其他的酒客都是遠遠地避開的。

他們都不停地用眼角斜視著我,就連Tim也不大願意過來跟我說話。

直到深夜時份,酒客愈來愈多,但他們還是寧願擠在一起也不願意站在我的附近,即使非不得已要上洗手間去的,也是繞得遠遠地貼牆而走!

盡管我是在失意的時候,也不見得我會胡亂殺人吧!

就是要殺人,第一個便該是那個無賴!

然後就是這個倒霉透頂的我自己!

我忽然生出尋死的念頭!

我的心跳了一下,苦笑搖頭,我連面對現實的勇氣也沒有,又怎會有膽子去自殺呢?所以,我還是在自顧自的喝啤酒,但自殺的念頭竟然在我腦際徘徊不散!

凌晨兩時多了,有部份酒客已開始離去。

酒吧裡雖然仍是很熱鬧,但已是沒那麼擠擁了。

我喝光手上最後一罐啤酒,便想要起來回家去,可是,我在酒精的影響下,不但視覺和思想都開始迷糊,而且手腳也開始感到不容易駕駑了。我爭扎著站起來,蹣跚地、慢慢地走入洗手間去清理因多喝啤酒而產生的「存貨」,然後,我便扶著牆壁慢慢地走出來,經過剛才我坐了很久的那個角落。

這時卻見到被一個妙齡少女佔著。

那個少女看來不到二十歲,正值青春少艾、活力瀰漫的年紀;少女的衣著服飾也很出色,正是時下年青人最愛的名牌潮流時款;少女也很活潑俏麗,臉上有一雙明亮動人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一眨一眨的,鵝蛋臉上薄施脂粉,一頭長長的秀髮直披雙肩,樣貌竟然跟那個玉女明星有點相似,我甚至覺得,她比那個玉女明星多了幾分的溫柔。

最動人的還是她那甜甜的媚笑……

臉上淺淺的酒渦,任誰見了都不能不心動……

我當然也不例外!

更要命的是,她這時正向著我微笑!

她的右手輕拍身旁坐位,示意要我也一起坐下來!

可能是酒精令我糢糊了,我竟然毫不猶豫便坐了下來!

少女很大方、也很大膽:「我叫Amy,我剛才見你在這裡喝了很多啤酒,心情像是壞透了似的,我陪你再喝一會兒,讓你的心情好過一點,好嗎?」

她的說話似有魔力,我竟然控制不了自己,依著她的說話向Tim多要了幾罐啤酒。

Tim再一次很奇怪的看著我,但他從沒有看過那個少女一眼。

少女的妙目也在看著我,我只有傻呼呼的在喝酒。

我不知該說甚麼!

最後還是少女先開口:「你看來很不如意。」

我苦著臉說:「是的,霉透了!差點兒沒走去自殺算了!」

雖然我已喝了很多的啤酒,但我自信我仍是清醒的。

想不到的是,我竟然向一個陌生少女吐露心事訴苦!

那知道少女的說話像個很世故的老師:「人生苦短,不如意的事時有發生,卻也有不少正面和歡愉的經歷,我們該好好的珍惜這個美好的人生,痛苦和不快的事,笑一笑便會過去了,明天總有明天的新希望的,對不對?自殺總是一種愚蠢和懦弱的行為……

我張大口、瞪著眼看這個奇怪少女。

少女嫣然一笑說:「這些話是我的老師在我失意時跟我說過的……」她忽然幽幽地歎了一口氣,繼續說:「只可惜,那時我沒有好好的聽在耳中,現在已經遲了……

說的是奇怪的話!

我還來不及反應……

那少女再一次嫣然而笑:「老師曾經說過,將心底裡所有不愉快的煩惱事都跟朋友說出來,便可以輕鬆一點,也好讓朋友出點主意幫幫忙……我們能在這裡相識一起喝酒,我也算是你的朋友啊!」

她也算是我的朋友嗎?

可是,我竟然很聽她的說話:「我……我剛失業了!本來我可以升為經理的,誰知道這個位子被個『馬屁精』佔去,我還被他借故公報私仇的開除了!」

少女很懂得安慰別人:「這也是沒甚麼大不了的事,東家不幹便到西家去,也不見得便會餓死的,而且,這樣的公司即使你做下去也是沒甚麼前途的啊,倒不如早點到外面闖闖好了!這家公司沒有你在工作,是他們自己的損失啊!」

我說:「我也很不幸地遇到交通意外……

少女笑說:「小事嘛!看你又沒受大傷!」

我只有再說:「我相戀多年的女朋友離開了我,去嫁給一個富家公子……

少女居然笑得更燦爛:「這也好啊!要是她在嫁給你後才給你一頂綠色帽子,豈非更要令你生氣嗎?這樣水性楊花、貪慕虛榮的女人,你若是要了才叫人後悔不已!她走了,你該慶幸才對呀!」

好像說的不錯!

不過總覺得有點兒不對勁,只是我無法反駁她而已。

少女眨著眼:「沒有了嗎?」

我不能一下子會意過來:「沒……沒有甚麼?」

少女仍是微笑:「慘事啊!」

我吃吃的說:「還……還有慘事?我……我這還不夠慘嗎?」

少女臉上有鄙視的神色:「這算是甚麼慘事!你知道這世上比你凄慘多十倍的人不知有多少!你會比那些生活在貧窮國家裡,整日在捱餓等死的人慘嗎?你會比那些在戰爭國家裡,生活在死亡邊緣的人更難受嗎?你能在這個自由進步、豐衣足食的地方上生活,已經是很大的幸福了!」

我聽得背上冒汗,想不到她小小年紀便會懂得這些道理。

少女接著說:「這只是小小的挫折罷了,你用不著難受的,你又怎知道將來加倍努力後,你所得到的成就有多高?你又豈會料到日後你的新伴侶,會令你得到多少人的羨慕眼光啊?」

我感到慚愧:「Amy,你……你怎會想到那麼多的道理的?」

少女的臉有點無奈,也有點神傷:「因為我曾經像你一樣,遇到很多很多不如意和不幸的事,有很多很多人同樣地跟我說過這些道理……只是,一切都太遲了……

我聽她的聲音有點兒顫抖,便問她:「你會對我說出你的不幸事嗎?」

少女妙目看我:「若我的故事能對你有鼓勵,我願意說!」

我愕了幾秒,便舉起啤酒說:「既然大家都是失意人,你能說出來讓我知道,也許我也能給你一點幫助……

少女喃喃的說:「失意人……

她將「人」字說得很長。

我還未弄得懂少女所說的話的含意,她便已經淡淡地說了她的故事。

她幽幽地說:「我爸爸早死,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便改嫁給一個很有錢的商人,但是,那個有錢商人的兒子的年紀跟我媽是差不多的。雖然我生在富貴的地方,可是這個有錢的爸爸和哥哥從沒對我好過……

我開始感到了少女的不幸!

少女說話的語音平靜冷淡,彷彿說的是別人的故事:「到我長大了,我媽年紀也大了,我們便被他們更冷淡的對待……雖然,我們的生活無憂,但是我們在一個月裡也見不到爸爸一次,爸爸卻在外面和一些小明星攪上了。」

少女喝了口啤酒,怔怔地想了一刻。

她繼續說:「誰知道,這個爸爸和哥哥都是人面獸心的禽獸!上個月,在我二十歲生日的那天……他們為我慶祝生日的時候把我灌醉,竟然……竟然在我媽面前……將我輪姦了!」

我聽了吃驚得張大口。

真不能相信這會是個事實!

少女的眼神有無限的感慨,卻沒有任何的悲哀:「媽氣得差點兒瘋了,所以,我決定要報警……誰知家裡所有的工人都受了他們的指使,說是看到我先引誘他們的,結果他們都獲判無罪,只是被罰了些錢給我們,然後,我們就被他們趕出來……

少女的眼裡這時才閃出一絲痛色。

她說:「媽在兩星期前受不住這個現實跳海死了!」

我無言了!

因為,少女的際遇的確比我慘得多,我這些不如意事只是種小挫折而已!

誰知道,少女的悲劇仍然繼續!

她垂頭說:「媽死了,倒似是得到解脫……最少,那個時候我是這樣想的,所以我也沒有很大的悲哀。只是,我實在想不到,在上個星期,那個和我相戀了三年的男朋友竟然在這個時候,偷偷的拿走了我所有的財產,跑到外國去了。」

少女的臉仍是很冷漠。

她說:「你說,我是不是應該很憤怒、是不是應該很傷心?」她不等我回答,便自己說出答案來:「不!兩種都不是!我只是……忽然很寂莫、很失望,很想找個朋友說說心事,讓我可以很痛快地哭一場……但是……結果,只有我一個人在這個酒吧裡買醉,一個人寂地喝酒等待著,等待另一個日子的來臨,等待另一個生命的開始!」

我安慰她:「既然你能夠堅強的面對人生,他日你一定可以過得很幸福的!」

少女微笑,臉上帶點無奈、也帶點眷戀:「他日……

我怕她再胡思亂想:「Amy,謝謝你來開解我,我的現在心情好得多了……

少女的話似乎仍有玄機:「這本來沒甚麼事嘛,難得我們有緣份在這時這裡遇上,大家都是個失意人,同病相憐,我不想你走我走過的路而已……我只想你要珍惜生命,有很多事情發生了便不能再回頭的……現在想起來,我真的很蠢,我竟然放棄去爭取更好生活的機會……可是現在後悔已是太遲了。」

我不明白她說的道理!

少女說:「其實應該是我謝你才是!這個時候我能和你一起喝酒說話,讓我在離去前還交了個朋友,不再感到寂莫!」

我問:「你……你要離開香港?」

少女忽然嫣然一笑:「你會不會介意我過去的經歷?你願不願意結交我這個朋友呀?即使,只是一晚的朋友?」

我點頭:「只要你不嫌棄我是個沒出息的傢伙!」

少女的眼充滿鼓勵:「你別要這樣想!日後的事誰都沒法知道的,只要你肯努力,你也可以有很好成就的……只要你能珍惜生命的機會!」

我說:「是的。」

少女忽然伸手握住我的手,但她的手冰冷得很!

她說:「我今晚做你的女朋友好不好?」

她的臉上充滿希冀。

我用另一隻手去輕撫她的臉,她的臉也冰冷得很!

我說:「只要你不嫌棄我……

我還沒說完,她那冰冷的雙唇已然印在我的唇上……

過了良久,少女放開我手,但冰冷的唇印仍留在我的唇上……

我從淘醉中猛然醒來,少女已經不知所終!

我再呆坐好一會兒,等待少女的再次出現,直到了深夜時分酒吧打佯時,少女仍是芳蹤緲然。

Tim走過來替我收拾桌面。

我問他:「Tim,你見到我的朋友嗎?」

Tim茫然:「甚麼朋友?」

我說:「今天晚上陪了我一整晚的女孩子……

添美搖頭:「甚麼女孩子?今天晚上我只是見到你拼命地在喝酒,而且一個人在這裡自言自語,像是有甚麼心事似的,所以我都不過來打擾你……

我急了:「剛才你取啤酒過來時,她不就是坐在我的身旁嗎?」

Tim茫然。

我形容一下少女的面貌:「那個女孩子有長長的頭髮、大大的眼睛、鵝蛋臉上有淺淺的酒渦兒……

Tim的臉現驚惶之色:「你……你是…………Amy……?」

我說:「對!她說她叫Amy!她是這裡的常客嗎?」

Tim的臉色更難看:「她…………她在……上星期……上星期自……自殺死了,她……她就是在……這張桌子上……吃了……吃了過量的安眠藥……今天……今天是她的頭七!」

 

瀏覽人次:1004

飛揚博客

Share to Google Plus

Comments are closed.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