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像金身

  

老和尚來到小窮縣的一家大佛寺外。

寺廟佔地廣、房舍大、比丘和修學者多,跟這窮困小縣不相襯。

每個看來都瘦削體弱、看似營養不良的和尚正努力招待前來的善信和遊客,香火算是鼎盛,寺裡還供奉著一尊兩丈高、木雕刻、貼著滿身都是金泊的佛祖像,不過,寺廟的房舍看來有很多已經敗壞,只有少數正在修建中。

老和尚問小比丘:「這裡的善信還算不少啊!」

小比丘合什說:「還不算少,本縣數十家,來這裡的人是最多的。」

老和尚再問:「善信和遊客眾多,香油布施也很多吧?」

小比丘合什躬身說:「還算不錯。」

老和尚說:「既是如此,你們為何會這麼消瘦?寺廟為何還未修建完成?」

小比丘想了想,很傲氣地說:「我們的香油布施,大都用在修護這座附近百里內最大家的寺廟,也用在這尊全縣城唯一的金身佛祖像,所以,我們都吃得比較少,吃的也不很好。」

老和尚瞇眼說:「吃不飽、穿不暖、住不安,都要建大廟造金身?」

小和尚臉上的驕傲很重:「從前寺廟很細,比丘少,善信也少,住持花了好幾年的時間和金錢將廟裡三尺佛像貼上金箔,造成金身,善信和遊客馬上就多起來了,香油布施也多起來了,佛祖身上的箔泊愈來愈厚愈來愈威嚴,善信和遊客也愈來愈多。」

老和尚問:「所以你們就擴建寺廟,造個更大的金身佛租像?」

小比丘自傲地說:「是啊!我們將所有的金錢都用在擴建寺廟、打造金身,一定可以成為百里內最大最豪華的寺廟。」

老和尚走到佛像前,指著佛座說:「這木座有崩裂。」

小比丘說:「少許損壞,善信遊客見不到,沒關係。」

老和尚指著佛像肚子一處金箔隙說:「佛身裂開,有小蟲在。」

小比丘說:「住持稍後將買得的金箔貼上,裂縫修補,小蟲無法再進出。」

老和尚看看金身佛像說:「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小比丘說:「木身絮敗沒關係,金身在外,不怕丟臉。」

這時,一個中年和尚對小比丘叫喝:「這老和尚沒有錢布施,快去招待裡面的那位員外!」

小比丘合什行禮離去,留下目瞪口呆、唏噓無奈的老和尚。

——————————————

值得思考的問題

人要衣裝,佛要金裝,先敬纙衣,是現代人的思維。

不過,在窮得快要餓死的時候,華麗外表是否仍然那麼重要?

老百姓生活在極困難的時候,要不要為某些好出風頭的人臉上貼金呢?

為什麼人們做善事的時候,總是只有錦上添花的虛偽,卻沒有雪中送炭的真心?

為什麼我們的冷血政府滿金在庫的時候,卻看著窮困百姓們只說著十年後的華麗規劃?

—————————-    

瀏覽人次:1028

飛揚博客

Share to Google Plus

Comments are closed.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