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的能力

 
每個人都有他的興趣,有人可能只有一樣,有人卻會有很多樣。

每當見到身邊朋友的興趣項目很有成就的時候,我就會覺得很羨慕,覺得很捧,就會很想都試一下這個新興趣,看看能不能夠發展多一樣的項目,不要只得寫武俠小說這麼狹隘的一瓣,唔使咁寡。

例如:有博友最近去了內地黃山拍攝五百年一遇的最長日全蝕,雖然遇到天氣不佳,無功而回,卻意外地拍到很多黃山的雲海、日落、樹林、山勢等很多很“正”的照片,看得我兩眼發亮,再看看他搏客的其他照片,靚到不得了,我立時有去學習攝影的衝動。

不過,去電器店看看攝友的“架生”,主機要接近八千元(有更貴的萬四元),加上長短鏡、各種濾光鏡頭、各式廣角鏡魚眼鏡等副助鏡頭、測光和照明器材、還有其他副件,嘿,最低消費兩萬元走不了呢,還有啊,要拍到這種靚極的照片,要認真地學習如何使用這些器材,學習如何捕捉影像的角度、速度、光度、焦距……等等等等。同時,要對環境的感覺天份也很重要,要在那千份幾秒間就要捉捕到那種美麗感應並且及時開動快門卡嚓,過了,拍出來的效果可以是百份百不一樣呢!

仲有啊,要做主題攝影,每次那數千元的旅費,絕對少不得,有時還要去三次四次才拍得滿意。就算是平時的優閒攝景,都要花很多時間背著大大個的攝影袋、拿著部裝備好鏡頭的相機通街走,日晒雨淋,風吹人打(有人唔喜歡被人影相),但是,拍出來的一百張照片可能只有三、四張是滿意的。

唉,原來學攝影比寫小說更花心機,更花錢,更辛苦,都係算吧啦!
我用個入門機仔都影唔出有少少味道的照片,我個乖女話我無呢方面的天份喎!

又例如:有寫新詩古詩散文詩的朋友,作品淒美動人、活潑可愛、生動傳神,更每隔一兩個月就與一班詩友到內地去與其他詩會朋友交流,可以旅遊之餘更可一大班人吃喝玩樂,亦每在數月就會結集幾位朋友一起,出版詩集,相比於寫小說的寂莫孤獨、沉靜肅穆,寫詩似乎更有活力、更覺歡愉。有時,由於寫武俠小說要摻入幾段古詞或戲曲詞或詩文,曾經翻動很多古文詩,其中有很多都能打我的心扉,於是,心裡也霎時衝動地想學寫古詩古詞或新詩。

唉,新詩,原來是這麼容易學、卻又是這麼容易寫出令人哭笑不得的難看幼稚。朋友送我一本古詩賞識的學寫入門、教寫古詩的書,很多平平仄仄平仄◎◎,看到眼花,悶到我沒法閱讀多過兩分鐘就打盹,原來,寫詩有很多嚴格規定,半點兒也錯不得,同時也發現,原來做個詩人要很有感性的觸覺才可以,否則,寫出來的詩會很庸俗、很低趣、也很無聊。

我是真的很佩服詩人的那種對文字的執著,和對意境的追求。
但我嘛,大悶蛋一個,木獨佬的性格,難怪寫不出來。

又再例如:認識一位資深的命相師朋友多年,所以曾有一段時期對命理(子平八字和紫微斗數)很感興趣,於是常向這位朋友請教、學習、談論有關的話題,更花了好幾千元購入三十幾本各式各樣的命理書籍,潛心修讀自學命理。

只是,書籍所學的知識(古文寫的)很多都難以理解,命相師朋友親口向我解說也不能讓我容易明白,書中很多理論亦都無法熟讀記憶(無記性是我的死穴,背書就更死),又要跟據書中理論來做個別人士的命理推算計較(理性地靠估),漸漸地,在懂與不懂之間就減低了學習興趣,慢慢地就將那些書籍擱置放到一旁,所學過所背過的命理內文已經走得不知去向。唉,記性好差,讀書時中英文背默大都是肥佬的,而學命理就必須背頌大量的古文,這個,卻是我最弱的能力!

目前,正在努力寫作中,已經將學習命理這個志願暫時放下!
我還會不會學命理?嗯…我還有這個興趣的,但是……遲下先算啦!

——————————–

近年,校園靈異小說、科幻小說、玄幻小說的的書都很受年輕讀者歡迎。

這些類別的書賣到滿堂紅,出版商賺到眼淚水都流出來(是笑到狂標出來)呢!

市場嚴重缺乏校園靈異小說、科幻小說、玄幻小說的新作者(尤其校園靈異小說),所以,很多身邊的朋友們都建議:喂,敖飛揚,你寫的武俠小說無人要,哈利波特卻賣成五億本啊!你睇,黃易的書在書店的架上排列數層哪!你的鬼故作家朋友“小魚”和“羈翔”的書通街都有得賣,不如你改寫這些啦,有市場啊!賺到錢,出了名,才寫返傳統的武俠小說啦,到時你已經係著名作家,想寫乜、出版乜書都得啦,學某名人咁一口氣出十五本書都得呀。

又係道理喎,所以,有時在寫武俠小說感覺少許膩的時候,其實我都會很想嘗試寫其他類別的,例如愛情小說、靈異小說、科幻小說,只不過,每次打開電腦,對這些題材卻是腦內空白(雖然看過很多這些類別的小說、電影和電視節目),如何構造故事、如何表達內容、如何開始佈局、如何寫出獨一無二的創意……

嘿嘿……唔係你想寫乜,就寫得到乜的!

就算寫得到,都唔一定寫得好!

要講天份、講能力的嘛!
 

瀏覽人次:1075

飛揚博客

Share to Google Plus

Comments are closed.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