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03. 新東莞人

中藥

  
早前說過我在東莞常光顧涼茶舖……

上星期,我嘗試光顧一家中藥店,北京的《同仁堂》。

—————————-

一直以來,我長期都被失眠、痱滋和鼻敏感困擾,已經十多年。

最近幾年漸漸變得很嚴重,自去年起,我的鼻敏感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幾乎吃盡了坊間的鼻敏感藥,但噴嗤還是打個不停,卻還是會鼻塞呼吸困難。

晚晚都吃一顆輕劑量鎮定劑,卻還是睡不著睡不好夜夢很多。

三個多月前起,還吃過四瓶聲稱失眠斷尾、改善鼻敏感、成二百元一瓶的金舞茸膠囊丸,到今天仍然未見絲毫改善(反而腰骨痛症有少許改善),不要說會斷尾啦。

———————————–

看見這家大中藥店門前掛著《北京資深中醫註診》和《免收診費》。

 

心動了好幾分鐘,也考慮了幾分鐘。

這麼大的招牌,應該不會是騙局的,這是應該有信心的。

吸一口氣走入店內,讓一位中年女醫師診斷,我說了長期都被失眠、痱滋和鼻敏感的困擾,醫師耐心聽著,細心切脈,然後在紙上寫下我看不懂的文字,輕輕說道:「您這是氣虛、肺熱,不算很嚴重,先吃幾天藥試試吧。」

藥櫃員接過藥方,計算了一下,收下我二百三十二元七角。

二百一十二元七角是藥錢,二十元是代煎藥的費用。

—————————

當晚,拿著領藥牌,取走了十包煎好並密封得很好的藥湯。

那是五天的藥,早晚各一服,用熱水浸熱就可以開包飲用,挺方便的。

—————————-

當天晚上吃了第一服,好苦!

連續五天都早晚各吃一服藥,昨天早上吃完十包。

中醫藥,一般都是見效比較慢些。失眠和睡眠質素好像是稍微有點點改善(可能只是心理作用),但沒有很明顯的效果,鼻敏感卻似乎沒見有甚麼絲毫好轉,仍是噴嚏連連,打得我天昏地暗,而這段時期幸運地沒有發痱滋,所以未知藥湯對這毛病的效果如何。

嗯,下星期上東莞,再配藥湯十服,看看這藥是否有效用吧。
  

瀏覽人次:865

賣花女

     
今天是國際兒童節,我卻要說說一些讓大人和兒童都不開心的事。

—————————–

在西方文學中,賣花女孩代表純潔、熱誠、真情、上進的低下階層女性。

可是,在中國,特別是在珠三角的大城市,賣花女孩卻是代表著邪惡、殘酷、厭惡、強狠的一群以賣花為名、實質是強乞蠻搶的悍丐集團。

———————————

賣花女丐曾在十年前肆虐於深圳街頭,令途人有如見到髒鼠般厭惡。

後來,深圳公安部門傾力取締打擊,這些令人害怕又討厭的悍丐才消聲匿跡。

 

想不到,近日在常平街頭,讓我再見到三五成群、散佈在常平大街小街、各大小食肆和娛樂場所門外,向行經的人群強拉惡討,弄得常平街頭的人狼狽逃竄,有如見到修羅降世。每天的下午四、五時起(蒲友開始搵食、打工仔下班),至午夜一、二時止(夜女們全部收工後),在這段最多人上街銷費的黃金時段裡,常平街頭街尾就會出現很多賣花女。

這些賣花女孩,只有一歲至五歲,手裡拿著兩三支花,流連街頭。

看樣子是可愛的、可憐兮兮的女孩,她們的行動卻令人生厭,亦生狠惡。

只要賣花女孩見到有一男一女的人並堅而行,她們就會趕緊走過去,一言不發就在女人身旁蹲下來,然後用兩手兩腳使力地抱著女人的腳,死不肯放,任憑男人女人向她們喝罵、拉手、踢腿、拍打、摔撞,女孩就是死不放手,直到男人女人受不了而給予十元八塊、或是男人女人惡毒地出手毆打,女孩才會放手離去。

 
 

被迫用錢將賣花女孩趕走,讓人深深不忿,但又無可奈何!

可是,若是動手將女孩趕走,悍丐集團的人就會在另一街頭向你暴力報復!

————————————

紅色旅遊警報:

見到這些女孩在街頭,還是繞路快走,並且不要與異性並肩同行!

除了賣花女,大城市裡仍有很多在街頭車站強乞的人。聾啞的、殘肢的、病重的、幼小的、垂老的,若被這些惡丐盯上,他們就會跟足目標最少兩條街,甚至阻止前行,拉手拉腳,高聲叫喊。

————————————-

賣花女孩其實很可憐,因為她們都是被拐賣的兒童,被犯罪團夥操縱虐待。

不能為犯罪團夥掙到錢,這些可憐又討厭的丐孩回到賊窩,肯定無飯食兼被毒打。

不過,想要幫助這些被拐的兒童,就千萬絕對不能給錢,讓犯罪團夥從中得利,間接鼓勵支持他們拐賣殘害更多兒童。希望,國內的公安叔叔和政府部門能夠悉心真意保護孩子們,將那些在幕後操縱的惡毒賊匪繩之以法,拉去打靶就更好。

———————————

車匪、路霸、騙子和悍丐,是社會治安的毒害。

愈是繁榮的城市,這些毒害愈見普遍,老百姓愈難安居!
    

圖片來源:互聯網站 Google 圖片搜尋
  

瀏覽人次:846

涼茶

 
自從老婆在二○○五年長駐東莞工作起,我每星期或每兩星期上去常平小住。

在常平每天要做的事,主要就是陪老婆吃飯和寫小說,其次是發呆。^^

還有一件事,我必定會去做的,就是,飲涼茶,一星期飲兩杯。

在常平,我常光顧這家涼茶連鎖店。

由於天生是“熱底”,所以,一向在香港都會間中去涼茶舖飲廿四味涼茶或者食龜苓膏,樽裝的雞骨草或夏枯草在夏天更係雪櫃中常備的飲料。

這家連鎖店的店面很細,只有數個坐位,因為大部份的客人都是外賣拿走的,在店面喝的也只會停留數分鐘,所以店面比較寧靜,也很整潔。

連鎖店遍佈東莞各個鎮街,幾乎隔兩三條街就見到一家,很方便。

涼茶是由中央廠煮煉,然後分派到各地的連鎖店,分樽備熱,讓客人隨時到來都可以根據需要,馬上就可以喝到暖熱的涼茶(有一兩款可以冷飲)。

這家涼茶的特色是保健,二十多款涼茶之中大都是保健的,養身的,也有治療如感冒咳嗽便祕眼倦等等的日常小病,每杯三元至十來元。

 

走進小店,服務員小姐會細心地問候客人的需要,生活中有什麼小毛病,然後會向客人推介相關的涼茶。

如果客人的小毛病多,身體很多虛弱的地方,涼茶還可以“兩溝”。

這一次,我是飲 17 號《行氣健胃茶》溝 20 號《養元茶》。

茶費八元人仔,加一元三粒嘉應子。

呀 ~~~~ 好苦 ~~~~
 

瀏覽人次:778

蹲坐在路邊的人

 
看日劇,或韓劇,我們經常會看到一幕:
主角因為某種原因和心情,長時間地蹲坐在路邊或街角發呆、飲泣、沉思、哭叫。

無論是在人少的小街或是在鬧市之中,在街上行走的人似乎對這種事情見怪不怪,毫無關心也不覺驚訝,睇都唔睇多一眼,直情覺得係無件事咁直行直過。我未去過日本,韓國也少去,不知道這種情況的真實性,也不知道日本文化或韓國文化對這種事是否常見。

看歐美的劇集和電影,卻很少見到有這樣的一幕(外國人的性格比較堅強?),如果真有發生,大都會引起其他路人的關注(歐美的人比較熱情?),紛紛走上前去問詢:有需要幫忙嗎?

在香港,好像也很少見到這種情況,可能是香港人不會這樣隨街蹲著吧。

我想,如果有行為藝術家扮演發呆的人蹲在路邊,也許會得到很多有趣的答案。

————————

在國內,蹲坐站在路邊發呆、抽煙、沉思、無聊、閒話、四圍望的人很多。

在火車站外、汽車站外、天橋底、市場外、公車站、娛樂場所附近街角路邊特別多。

不過,如果你在國內見到這些蹲站在路邊的人,我勸你趕快走開,或繞路而走。

別看這些人看似是靜靜地像無聊地閒在路邊蹲著站著坐著發呆,他們的眼光卻早已環視四周路過的人群,特別是看似有錢衣著光鮮的人、身上掛著金銀首飾名錶的人、拿著新款手機的人、拿著名牌手包的人身上。

當然,真的是無聊閒著的人很多。

心懷不軌的人卻也真的不少。

————————

上星期二,光天白日下,我在常平鬧市見到這一幕:

三個看似來自香港的男人走過市場的街角,一個蹲在路邊的人忽然跳起,從十數步外急跑追前,一手就抓住其中一個中年男人脖子上那條不算幼的金鍊,用力一拉將金鍊扯斷,然後以劉翔上身般的速度跨過路邊圍欄跑到對面街,跳上接應的摩托車,呼的一聲就開走。

待得那個被搶金鍊的男人按著脖子大驚吃痛地慘叫一聲、他的朋友大叫搶劫、途人們回過神來的時候,賊人早已走得不知去向。

—————————

上星期三,香港報紙大字標題:東莞‧步步驚心!

報導說:有香港女人在晚膳後步行回住處,被騎著摩托車的賊人強行拉扯肩上的手袋,女人拼命保護財物,卻被賊人強行拖拉倒地,拉行超過十多米,至手袋帶子被扯斷,賊人才空手揚長而去,女人身體多處受傷。

還提到其他關於摩托車、路邊人搶劫的新聞(圖片來自東方日報)。

————————–

在國內,扮闊佬騷身家,絕對係愚蠢的行為。

加上年近歲晚,罪惡頻生,錢財更不可以隨便露眼。

小心小心小心!小心小心小心!!
   

瀏覽人次:829

交通的選擇

   
我經常去石龍與朋友們喝啤酒。
從常平鎮去石龍鎮,有很多交通工具選擇……

————————

最便捷的方法,當然是自己開車,只是,我沒有車。

或者,可以打的,三十分鐘就到,不過很貴,一百五十元盛惠。

其他較快捷的方法,就是乘坐火車,車行七分鐘就到。

不過,火車費都算貴,一個站的價錢就要四十五元(落深圳或上廣州都係五十元咋),而且,要去常平火車站,要先乘坐鎮巴(行走常平鎮內的公共汽車)或的士,到達石龍後也要轉鎮巴才能去到目的地。還有,若錯過班車,要等四十五分鐘至個半鐘才有另一班(常平和石龍都是中途站,不是每班來回深圳廣州的火車都會同時在兩個地方停站)。

 

常平有很多公車都會去到石龍或路經石龍,收費便宜,只需十二元車費,但很費時間,要個多小時,每條線的公車都兜兜轉轉地行走,路經多個不同的其他鎮區。

————————

我一般都會選擇公車,一車到步,還可以閉目聽歌,稍事休息。
公車便宜,也算方便,無所事事的我也不會怕浪費時間。

不過,在國內乘坐公車有很多事要注意,也有一定的危險性,需要謹慎小心。

等待某一條線路可以直接到達石龍的公車,一般是二十至三十分鐘一班…….
中途的公車站,通常會有很多其他不同線路但終點是、或途會經過石龍的公車會向你招徠。你不上嗎?偏偏那條熟悉的線路車一輛不見,其他線的車來了一輛再一輛又再一輛,恨得牙癢癢的。要不要改乘其他路線的車呢?等了這許久,應該很快會有吧?可是,若真的仍然沒有來,激心啊!很可能,剛上新線車買了票,你就會見到車後那輛你等待已久的車終於來到,也是激心啊!也有可能,來的那車甩皮甩骨殘破污糟(或已經滿座),最終還是要繼續等,十幾分鐘後又來一兩殘車,唉,其他線的車都是蠻好的啊。

登上適合線路的車,就要小心留意其他乘客的行為,保護自己……
車上有幾個賊眉賊眼、陰陰濕濕表情的乘客,還是落車等待下一輛吧,安全點!公車開行途中,跳上十個八個回鄉轉廠的民工來,嘩啦嘩啦的又搬到一車都係麻袋行李,又嘈喧巴閉地吃喝,弄得到處髒兮兮的(還好,而家禁煙),好難頂,你要不要考慮落車,怕左佢?落了車,有無把握好快就上到第二輛車?如果中途上車的,又係賊眉賊眼、陰陰濕濕表情的乘客,最終還是要盡快下車避避啊!國內的小偷騙子盜賊惡人很多,真的要小心小心。

行走中的公車因為無油、因為壞車、因為客少,賣你豬仔要你下車……
在不熟悉的地方等車,心裡總是覺得虛怯,怕附近有賊,怕路邊不安全,也怕等不到同線路的車,最終要左轉右轉加上打摩托才可以再登上另一條去石龍線的車,兩個鐘的路程變三個鐘。或者車要兜路搵客,那些路是你不認識的,你就會很擔心是否上錯賊車,人身安全有威脅啊!結果,可能是白白地虛驚一場。

公車兜路,時間多花了,天快黑了,夜後的治安更要讓人擔心,不如快快下決定是否落車改乘的士或摩托車,盡快去到目的地吧,不過,這一來,車費就已經比乘坐火車貴,也更見費時失事。早知就一早決定坐火車或者打的啦,起碼唔使驚餐死的嘛。

————————

我只是說說在內地乘車轉車的事。

大家不要聯想到生命上遇到的難事和挫折,例如:事業、愛情、親情、友誼、理想、健康等等,我上述的乘車經驗都與這些生命上要考慮要處理的事,絲毫沒有關連,也沒有任何的指引、明示、暗喻和啟發。

請大家不要自己對號入坐,將你的生活經歷套在其中…..^^
   

瀏覽人次:837

大嘴魚火鍋

  
天氣變冷,火鍋就成為主要考慮的晚膳。

過去一個月,在東莞常平,我與太太常去的那一家以肥牛為招牌的火鍋店幾乎晚晚爆滿,遲過六時半到達就多數要等位。整個餐廳的氣氛就是亂哄哄的、鬧呼呼的,水蒸氣的煙霧迷糊,加上客人抽煙的臭味,高純度白米酒的濃郁氣,侍應間互相呼喝的吵,座位間也變得狹窄逼陜,吃得很不自在,也感覺到好像要被盡快趕走一般。

更重要的是,人客多侍應忙,得不到合理的服務。

客人多要盡快輪轉,若點菜少吃得慢,部長的臉面也不見好。

如果沒有食貴價些少的魚蝦蟹蠔,不喝酒水,部長的態度更見差劣。

其實,說真的,若非這家餐廳的火鍋湯底很不錯,我們早就不再光顧了。

也好,既然吃得一肚子的火,我們這兩個吃得少吃得樸素的客人,只好另覓場所。

正好附近這時有一家新的火鍋店(開業只有數月),我們就試試新的口味吧。

店子開在某屋苑商場的二樓,以前也是一家火鍋店,不過,店子在二樓食物又只是一般的火鍋素材,那鍋湯又見不得特出,經營了兩年後就在今年年中結業。

新接手的這家火鍋店好像生意也不算很好,我們吃了三次,每次都只見有六成左右約十檯八檯人客,不過,這種情況下餐廳的氣氛就比較靜,不覺得烏煙瘴氣,也不嘈吵,侍應們部長們的服務態度相對上就顯得很不錯,很親切有禮,也不會介意我們吃得少,吃得慢,絕不趕客。

人客少,可能是因為這家店子是以各種魚湯作為鍋底,食物亦以各種淡水魚頭和魚肉為主。

一般人吃火鍋,多是以牛肉羊肉為主,再配以海鮮等食物,但魚湯鍋絕對跟牛肉羊肉不配合(不信的可以試試,但我試過,真的不配合),所以,喜歡打邊爐吃火鍋的人(尤其是香港人)就不太喜歡魚湯火鍋,所以這家店的生意只是一般吧。

不過,牛奶色的、味美鮮濃的魚湯火鍋配以各種蔬菜、粟米、鮮菇、豆腐、蘿蔔等,味道還真不錯呢。

兩公婆或三人四人,用大鍋的湯底。

也可以選擇一人一小鍋,各選自己喜歡的湯底。

細小的鍋湯底,就算只得單身在常平,也可以自己一個來食。

如果堅持火鍋要食牛肉,這裡也有麻辣湯底的呢!

嗯,兩公婆,盛惠人仔九十八元,兩個人可以食得飽飽的落樓,算係便宜。
 

瀏覽人次:801

三輪人力車

 
下圖所見的,是三輪人力車,在內地一般被稱為平民的士。

過去十年廿年前,改革開放的初期,國內的陸路交通公共汽車未備完善、的士收費又相當高昂,人力三輪車在國內很多地方都有被用作替代短途的士,在小鎮中沒有直達公汽的鄉村之間穿梭載客,很普遍,收費也很廉宜。

這種三輪人力車的士,各地都有自己的名稱,在湖北,它叫做“麻木”。
我十多廿年前去湖北出差時第一次接觸這種三輪人力車,感覺很新奇,所以曾將這種交通工具寫到我個人的第一本小說《宜昌的雪》中。這種車,湖北人叫做麻木,原因據說是因為這種車的司機(踏車者)工作得很辛苦,每天收工後全身骨頭都散晒,兩腿很痛,要喝酒來“麻木”自己,故得這名字。

不過,這種三輪人力車的士是用手來掣動剎車(下圖箭嘴所示),往往在危急中來不及停車,又因為這種三輪人力車的車軸窄、重心高,很容易翻倒,而這種三輪人力車司機又經常會在人群中車道中左穿右插,橫行無忌,所以經常引起撞車意外,很多甚至是致命的。後來,經濟起飛,各地的長中短途公共汽車、鐵路的網路更完善,而行走得更快更方便的電單車的士(國內叫摩托或摩的)亦漸漸取締了這種三輪人力車的士,加上政府刻意禁止(真係好危險的),所以這種三輪人力車的士亦漸漸在國內各地城市消失。

 

電單車的士(國內叫摩托或摩的)漸漸取締了這種三輪人力車的士,可是,摩的本身也存在很多很多的安全問題,它們也都是經常在人群中車道中左穿右插,橫行無忌,亦經常發生致命的意外,同時,很有多摩的都是由賊匪裝扮伺機行劫,對治安的問題造成影響。在東莞,政府在過去兩年很積打擊取締摩的,所以摩的亦漸漸消失於各鎮城鄉,而家只有在比較細的鄉村和僻靜的、公汽去不到的小村才有(司機穿著由政府公安局發出的認可背心,兼當巡防治安員)。

不過,在國內城鎮已經極少見的三輪人力車的士,最近在東莞重現。

在常平,不知何時起(應該是摩的被取締後),有個別外省民工因為找不到工作而開始經營這種三輪人力車的士,政府又因為要保障社會穩定而隻眼開隻眼閉(免得他們挺而走險去做賊匪),默許這種平民的士在常平鎮內行走(其他鎮好像不多見),而且還有走得更快、載得更重、但更危險電動摩托驅動的三輪車的士(下圖,有點像泰國的篤篤 Tuktuk)

常平人叫這種三輪人力車的士做“三輪仔”。

由於收費廉宜,亦因當地的士經常拒載短途客(或收天價),這種每程只收三元五元的三輪人力車的士挺受當地的外來工歡迎的(本地人很多都有自己的車)。尤其在下大雨天時,一場半小時的黃色暴雨就可以令到整個鎮各處都水浸,水深達半尺,汽車死火行走不得,這種三輪人力車的士就更受當地人的歡迎(但收開五元的途程就要收三十元啦)。


上圖:每下大雨超過半小時,一定水浸 

不過,我就真係唔敢坐,太危險!
 

瀏覽人次:1016

便便屋

看見標題,你有無覺得莫名其妙?

該煨囉,寫到無野寫,連“便便”都搵來寫!

哈哈,我第一次見到這個招牌,還以為是間先進創新的公廁咧!

看看招牌下的店舖,愕左幾秒,該煨囉,原來係一家台灣珍珠奶茶飲品店!

大佬呀,飲食行業喎,個名叫便便……

無其他名可以俾你改啦咩?

真係!
 

瀏覽人次: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