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執著?

老和尚來到雪山下的一個偏遠山坡。

遍地積雪的山地上,有一座破敗簡陋的草棚,只見到一個年輕的和尚奄奄一息地躺臥在雪地上,看來快要死去。老和尚快步走前去,托起奄奄一息的年輕和尚,只見年輕和尚的臉色灰白,皮黃骨瘦,似是饑饉很久的模樣。

老和尚問:「你怎樣了?」

年輕和尚說:「我……餓了七天……只以……雪水……裹腹……」

老和尚再問:「既然無糧食,你為甚麼不離去尋食?」

年輕和尚很吃力地回答:「因病……無力……」

老和尚說:「既病,無人來訪來助?」

年輕和尚呻吟著說:「有……獵者……兩天前……路過……留下熟……熟肉……去小鎮……尋救……」

老和尚看看年輕和尚身旁,果然有烤熟的大野雞半隻,訝然問道:「既有食物可延性命,你為什麼不吃?」

年輕和尚咽下最後一口氣說:「比丘……修佛……要嚴守……戒律……持戒如……素……」

說到這裡,年輕和尚兩眼一翻便死去。

老和尚看著年輕和尚的屍骸,慨然沉默、迷思。

——————————————

值得思考的問題 – 

還記得很多年前有一套電影,說飛機遇難的倖存者為了生存,被逼著生吃同機遇難的乘客屍體,我亦因而心裡有感,創作了《絕嶺恩仇》這部小說。據說,那些空難的生還者在獲救後用了很長的時間來治療心理創傷,有個別人士最終抵受不住而自殺。

生活中有很多抉擇,當我面臨生死(或是重大利益)的時候,我會不會放棄一切的良知觀念(或其他人對我的祈盼)?竭力守護人間共識的道德觀念和良知,就要放棄自己的一切,甚至生命……因為一些執著和信念,白白賠上性命,又是否值得鼓勵?

當然,若果為了生存而侵佔他人的生存權利,是絕對不能認同,不過,若果放棄自己的生命能換取其他更多人的生存(像那些在火海中捨身救人的消防英雄、危厄中拯救市民的警察),就很值得尊重 —- 向因公殉職的無名英雄們,敬禮。

今日,看到劉翔因腳傷退出奧運跨欄比賽,傷盡十三億中國人的心,不過,公平地說,若他因為執著人民對他的期望而勉強出賽,受傷了,斷送了他的運動生命,也斷絕了日後為人民的繼續奮鬥機會,這,又是否十三億人民們的意願呢?

瀏覽人次:975

飛揚博客

Share to Google Plus

Comments are closed.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