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又兩個月的中學

 
我讀小學的年代,只有六年免費教育,所以小學生要繼續升學就要考升中試,而且還要交學費,考到官立中學或資助中學,學費就會低些。一九七七年,我是最後一屆升中試的小學生,很不幸啊,遲多一年就有新的政策九年免費強迫教育嘛……

由於升中試成績不太好,考不到官中和津中,只好考慮私立中學啦。
只是,那個年代的孩子一般都家底不好,我當然不例外啦,安置區長大的孩子怎會有錢讀中學喎,於是,還差兩個月才滿十五歲的我就在一家卡式錄音機工廠找一份暑期工(那年代沒有限制童工的),賺取學費,可惜那個年代的工資很低,兩個月的暑期工工資只能抵得上半年的學費,還未夠錢買書呢,無法啦,只好上午返工廠,下午返學,實行半工讀。年輕人們,你們是否覺得很不可思義呢?其實,想深一層,我阿哥和家姐連小學都讀唔完就要迫住去工廠打工養家,我可以半工讀,都算幾幸福啦,起碼阿媽都無迫我放棄學業喎。


上圖:我第一份工作的卡式錄音機廠(一做五年呢)位於這座大廈內。

上午返工廠,下午放工就急急跑返學….
我選讀的私立中學是【香港英文書院】Hong Kong College,位於葵芳,當年呀,這家中學在葵涌都算頗有名氣,大部份師資都及得上官中和津中,是當時私校界的  Band One  來的。學校分成上下午校,中一共有七班,我讀的是下午校中一庚班(即係第七班《方溫豬》 —  F.1G)。


上圖:已經變成教會和老人院的中學舊址

下圖:放工後通常在這家粥檔吃碗白粥,加條油炸鬼先返學,因為平嘛。
嘿,想不到這家粥檔在三十年後的今日仍然在營業….^^

 中二戊班 F.2E 的傻仔學生相….1978年


上圖:中一及中二的學生證,中二的那一年只返了兩個月就退學….

中一學生的半工讀生活在繁忙和辛勞中匆匆渡過……
雖然是半工讀,但我還是很專心很努力地去上課讀書,成績還真的很不錯啦,平均分有近 80 分呀,同班第一,全級七班的首十名,班主任 Miss Lee 很喜歡我的啊。可惜升上中二後,學費貴了,課程深了,工廠的工資卻沒有加,工作量多,成日要我放學後回去加班(那時香港的工業正在起飛),太辛苦了,顧得加班就無時間做功課溫習,太多功課做時加唔到班又俾拉長詐型(拉長,應該係 Line 長,工廠生產線的主管),終於在 讀了兩個月中二課後,受不了啦,主動提出退學,專心返工廠打工算了….

短短一年又兩個月的中學生活,印象很模糊呢….
那是由於當時我尚未開竅,對於中學生活的細節大部份都忘記得七七八八,就連同學的名字都記不起幾個呢(對不起啊同學們,我一向記性很差,加上在一九九○年因為患上鼻咽癌而做過電療,腦記憶受到少少影響….^^)。腦海中,有幾個名字還有印象,第一個當然是班主任李惠娟老師啦,其次的,是我一個很好的同班同學鄭敏傑(退學後,工廠成日要我加班,佢又要忙於功課,兩三年後再無聯絡啦),還有一個叫周勝(漫畫家,我記得他,是因為十幾年前還有印象時見過他畫的漫畫,但我地無聯繫,同班時交情只是一般),反而鄰班有個女同學梁美麗都同我地幾玩得埋(咪亂諗呀,佢好男仔性格的),嗯,同班的還有個女仔劉瑞娥,都係少少男仔頭性格,好似都有唔錯的交往。同班有三十九個人,我只有三幾個好朋友,那是因為我上午返工下午返學夜晚做功課,實在無乜時間與同學們交流去街去玩,所以其他同學有幾個還會記得名字(因為他們的名字比較易記),說得上深厚交情的卻沒有(當然啦,正常的同學間交往是有的),那時候啊,有空閒的時間都留在床板上睡下啦,鬼咁辛苦呀。

下圖:中學時規定要上的課外活動興趣小班 — 土風舞班

看到上面的相,係咪嚇餐死的呢? ^^
無錯,相片中最前面左方的那個瘦骨傻仔係我!讀中學,學校規定學生一定要在周末,選擇一兩項課外活動的,不知何解,已經唔記得我點解會揀土風舞班的。土風舞班是在星期六下午學的(上午有長短周,上下午班輪流返學),所以是全級七班的方溫仔方溫妹一齊練習的,排舞一年,我記得的,中一結業禮時係中環的大會堂演出,全校各級都有各種表演。


上圖:箭嘴指住的係我,我右手邊的係 Miss Lee,前面的係鄭敏傑。

至於鄭敏傑旁邊的那位同學仔,其實當時都係我的好朋友,我們三個成日都一齊做功課溫書,去旅行都一齊玩的,不過,真係抱歉呀,我唔記得您叫乜名(您話過我知好嗎?^^),可能您的名好難記呢….


1978年的中一同學相,箭嘴指的是我 ~~~ 放大圖片

如果:
一九七七年至七八年,讀過香記下午校方溫豬的同學看到這篇文章,請聯絡我….
 

瀏覽人次:1209

飛揚博客

Share to Google Plus

Comments are closed.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