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轉折點

 
轉讀《全完夜中學》,可說是我人生的最重要轉折點……

夜校界的少林寺,學校對學生的成績很有要求,所以,轉讀這家夜中學後我就知道,這家夜校師資優良(大部份日間都係教師,有少部份係日間讀緊大學的學生),功課也跟日校一樣很多很深,但學生們(大部份係住在葵涌荃灣區的新移民仔女、或日間因為很多原因不能讀書而去製衣廠電子廠工作的人,在工餘進修學問,也有少部份在日間讀緊中學、晚間想多學多補課的學生)都很上進很認真地去讀書,學習氣氛很濃,每一級都有三至四班,學生人數真的很多呢。


學校禮堂入口(上圖) ‧ 學校遠觀外貌(下圖)

中二C、中三C和中四D(1981-1984)這三年夜校生活刻板、規範很辛苦:

每天早上八時返到工廠、每天都要加班、放工後趕在學校附近吃碗車仔麵就返學、若加班後趕不及吃車仔麵就待小息吃學校小食部的公仔麵、放學後與同學們在附近的粥店吃粥吃糖水討論家課、接近半夜回到家中做家課(很可惜,新建的葵涌村早已失去這些小食檔攤)。這幾年雖然很疲累,睡眠不足,但也是我上半生過得最無憂無愁的一段日子,嘻嘻哈哈的咁又就過左幾年,加埋在石梨貝夜校的那三年歡樂的日子,嗯,算起來,那是足足有六年、七年無憂無愁、嘻嘻哈哈的一段日子,其實真的是幸福。


學校側門,當年的夜校學生由此出入

這間夜中學的同學也很喜歡組織去旅行、遠足、行山、燒烤、露營,而且活動比石梨貝的夜校更多更頻密,幾乎每三五個星期就有一次,所以,城門水塘、金山水塘、大霧山、新娘潭、大尾篤、烏溪沙(當年無路去,要係馬料水坐船)、馬鞍山(從前是荒山野嶺)、八仙嶺、大浪灣、浪茄灣、黃石碼頭、荔枝莊、大澳門、分流、長沙、石壁水塘、梅窩、南丫島、長洲、坪洲、東平洲等等的熱門郊遊露營地點,幾乎講得出的旅行露營熱點全都有過我們的足跡。無法啦,那時候可以讓年輕人選擇的娛樂很少,旅行、遠足、行山、燒烤、露營是最最最最最最最正常最最最最最最最適合的活動。

說是我人生的重要轉折點,是因為我 1984 年讀完中四時 Repeat。
重讀中四,讓我認識了而家的太太,也因為當年認識了她,得到她的鼓勵,我放棄了工廠的拉仔裝配員的生活,轉職去一家機械貿易公司做辦公室助理兼倉務員,由藍領工人轉做文職,亦因此在兩年後被提升為機械零件推銷員,繼而發展往後的推銷員工作、中國貿易事業,賺取很不錯的收入,還讓我學懂了在工廠、在書報刊、在電視劇永遠看不到的真實商業競爭世界,見到大公司之間(或公司內部)的真實人事鬥爭的虛偽面孔、和各式各樣的人所使用的各式各樣正手段、橫手段爭名奪利互相傾軋。正面的,當然還有從實戰學習得到的推廣營銷技巧、說話談判技巧、人際交流技巧、商業文件技巧、商業運作知識、管理知識等等,這些都是非常有用的實用知識。


中五畢業相中藍箭嘴是我,粉紅箭嘴是我當時的女朋友,而家的太太  (放大圖像)

日後幾番轉換際遇,找到機會讓我能在九十年代初有機會進入經濟開放已經見到穩定的中國大陸城市和鄉鎮去闖天下,長駐內地,體驗當地與香港截然不同的風貌、人情、生活、境況,使我的人生眼界大開(這些都對我日後寫作墊下了穩健的材料根基庫,還以初到內地的徬徨傻氣的經驗體會,寫了我人生的第一個小說《宜昌的雪》呢)。

沒有她的出現,現今的我會是怎樣的?

嗯…誰會知道!
 

瀏覽人次:1006

飛揚博客

Share to Google Plus

Comments are closed.

Post Navigation